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將宋
軍史
類型
江獨釣
作者
6.27萬
連載中
11.龍蝦

  江州城,寧王府。

  “龍蝦兩斤,蝦的個頭要飽滿一點,個子太少的直接放生就行了。醬五錢,鹽兩錢,姜蔥、胡椒、醋少許,再加上一兩黃酒,準備好這些,就可以開始做‘御北小龍蝦’了?!?p>  王府的廚房里,一名身著紅色長袍的青年很用心的在竹簍里挑選著龍蝦。

  “你都記下了嗎?”

  青年說著,還不忘回頭提醒身后負責記錄的文官。

  “稟王爺,都記下了?!?p>  文官錄寫完畢,合上手中的《跟寧王趙御北學做菜》一書,滿臉都是無可奈何。他原來是準備到寧王府積累一些工作經驗,將來好入朝當史官,希望有朝一日能摸到太史公的腳后跟。

  可惜事與愿違,來了寧王府三年,就做了寧王殿下三年的專職聽力抄寫員了。

  好在,這王爺的廚藝還真不賴,這些年工作少、吃得好,他都胖了一大圈。

  “讓本王瞧一瞧?!?p>  紅袍青年脫了手套,接過書來翻到最新的一頁,暢懷大笑道:“哈哈哈,牧之,你的字可真是越來越有你先祖的風骨了,只可惜本王對琴棋書畫是一竅不通,否則一定拜你做先生,跟你好好學一學這王氏行書?!?p>  “王爺謬贊了,就是不知道這個御北小龍蝦,什么時候能好嗎?”王牧之的口水眼看就要流出來了。

  這些年,他的思想似乎受到了眼前這位寧王的侵蝕,如果不能做一個史官,那做一個快樂的吃貨也不錯。

  “蝦已經選好了,不過龍蝦配酒會更美味,你現在去杜家小寡婦那里取兩壇好酒,回來的時候差不多就可以吃了?!?p>  “好勒!”

  一口答應之后,王牧之就快馬加鞭的奔著府門外去了。

  只是前腳剛一踏出寧王府,又縮了回來,順道還去取了許久不用,快要發霉的門閂將府門鎖好,這才火急火燎的跑到了廚房。

  “王爺,大事不好啦!”

  “淡定,淡定,你慌成這樣成什么體統。說吧,什么大事不好,難不成是杜家小寡婦嫁人啦?”趙御北連頭都沒回。

  寧王府雖然實在江州城沒錯,但這里并可不是他的封地。大宋朝自太祖皇帝趙匡胤起,就沒有分封王族的先例,所以在這江州城就算出了事兒,那也是去找知州大人。

  此刻也不顧什么王爺的身份,正在收拾柴火,準備起火做蝦。

  “那倒不是,我遠遠看見江大人進城了,正往這里來呢!”

  王牧之剛才出門,可不就是看見了江躍嘛,好家伙直接來者不善啊,趕緊回來報信要緊。

  “江大人......江躍!這么快,你鎖門了嗎?”趙御北站了起來。

  “鎖了?!?p>  “很好,我們從后門撤,就去......就去杜家小寡婦家里避避風頭,江躍進不來屋,找不到人,說不定就以為本王死了,也就回去了?!?p>  趙御北麻利的提拎起龍蝦,用手勢招呼王牧之去牽馬,看樣子是真要跑路。

  “不行,你可是堂堂皇室親王,怎么還要躲著江躍呢,丑媳婦兒早晚要見公婆,不對應該是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想當初我們大宋就是一直躲、一直躲、一直躲,才落得現在偏安一隅的田地,總之王爺,我們不能躲!”

  王牧之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勸著,就差沒說靖康之恥了。

  “可是,他可是左右衛上將軍、殿前都指揮使、兵戶兩部尚書加什么學士來著?”趙御北托著下巴,有點遲疑。

  “王爺莫慌,都是從二品?!?p>  “本王幾品?”

  “正一品?!?p>  趙御北底氣足了,袖袍一揮,帶頭就往前屋去了。

  “開門?!?p>  ......

  江州城是全境第二大城市,規模僅次于皇都。

  進城之后不遠就是寧王府。

  “你是說寧王有可能不會還馬?”江躍就不明白了,這貨不是連皇位都不要嗎,還要什么馬。

  要是女皇御賜的馬也敢據為己有,還有王法嗎?

  這不是欺負老實人嗎!

  “公子聽錯了,青螺沒有說‘有可能’這三個字?!?p>  “我可是二品大員,難道他就沒有一點忌憚?”大家都是吃皇糧的,難道誰還比誰差了嗎?

  “公子你是從二品,寧王是正一品?!鼻嗦荼M說實話。

  正一品?

  江躍服了,論投胎的重要性。

  換在任何一個朝代,江躍身居五職,那肯定是權傾朝野了,就算是親王也要給面子。但偏偏現在的這個大宋,特殊性就很強。

  咚、咚、咚。

  敲門,等人。

  寧王府還是江躍見過第一戶關著門的人家。

  片刻之后,門就開了,開門的是一個身體有些發胖的白衣秀秀士。

  “什么風把江大人給吹來了,快快有請!”王牧之露出假笑,請兩人進府。

  青螺跟在江躍身后,悄悄為他科普知識,“他是寧王府主簿王牧之,祖上是書圣王羲之?!?p>  我滴個龜龜,這里的人投胎都這么優秀的嗎,不是趙匡胤后人就是扁鵲后人,這下王羲之的后人也出來了。

  且不說我江氏祖輩了,倒數回上古時代,我特么也是女媧、伏羲后人好不好!

  從寧王府院子的布局來看,寧王本人應該是很喜歡花花草草了。

  如今正是春季花開時節,院子各式各樣的應季花卉齊齊綻放,好不美麗,作為一個現代人,大部分花名江躍都叫不出來,實在慚愧。

  到底是正一品的親王府邸,進入主客廳后,肉眼可見的比江府客廳要來得大。

  “江大人,聽說你死而復生,本王真是喜出望外,恭喜恭喜?!壁w御北不顧王爺形象,說這話呢就直接撲了上來。

  寧王趙御北,天生身體羸弱,弱不經風的身板跟江躍一對比,那叫一個小鳥依人。

  “寧王殿下,莊重一點?!苯S趕緊把他推開。

  這一推可就推出事兒了,趙御北竟然順勢一倒,就躺在了地上,還滾了兩圈,高呼道:“來人呀,本王受傷了!”

  這一氣呵成的假摔,看得江躍一愣一愣的。

  尼瑪,六百多年前就有人碰瓷了嗎?我這是遇到了碰瓷這個行業的祖師爺了呀!

  “青螺,快去請秦神醫?!?p>  江躍使了一個眼色,青螺心領神會,領命之后馬上就要出門。

  “不必了,本王突然覺得大概好像也許又沒事了?!壁w御北為了證明自己沒事,還故意上竄下跳了一番,才回到了主位之上,“江大人你們坐,來人,看茶!

  半晌,沒有動靜。

  “王爺,喜鵲姑娘回家探親,還沒有回來呢?!蓖跄林眯奶嵝?。

  寧王府一共就三人,寧王趙御北、主簿王牧之、丫鬟喜鵲。

  寒磣不寒磣?

  寒磣。

  但對比江府,還多出了一個主簿,這樣一看,寒磣不寒磣?

  不寒磣。

  “茶就不必喝了,寧王殿下,我這次來是取馬的?!苯S開門見山。

  “好說好說,或許江大人喜歡吃小龍蝦嗎?”

全民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