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將宋
軍史
類型
江獨釣
作者
6.27萬
連載中
5.了解

  江躍和青螺的對話持續了很久,很久,很久......

  信息量太大,他費了好大的功夫整理出來,勉強解答了對這個世界的部分疑惑。

  首先。

  江躍最關心的一個問題,這里是異界嗎?

  可以肯定的說,不是。

  因為皇都設有義務教育學院,凡大宋子民不論男女都可入學,青螺自然是讀書識字的,再加上常年侍奉自家公子當朝觀文殿大學士江躍,文化素養相當不錯。

  她能如數家珍的道出如屈原、陶淵明、謝靈運、李白、杜甫、蘇軾等詩詞大家;亦能說出“三皇五帝夏商周,春秋戰國秦兩漢,三國兩晉南北朝,隋唐五代和十國”的歷史朝代表。

  這一切,和華夏歷史相似度幾乎是百分之百。

  非要說是異界,那就是強行異界了。

  其次。

  這里是華夏歷史上的宋朝嗎?

  同樣也可以肯定的說,是。

  當今圣上大統女皇陛下,乃大宋開國太祖皇帝趙匡胤第十六世孫,血統純正,根正苗紅,即位大統,名正言順。

  此時此地腳下的土地,就是華夏歷史上的宋朝領土。

  可既然不是異界,當今皇帝也是正統,那為什么會和江躍腦海中的歷史出現如此大的偏差呢?

  歷史上的宋朝是絕對沒有出現過女皇帝的。

  這就是事情復雜之處了,江躍也是反復問了很多遍,才總結出了三要素。

  ——時間——

  祥興二年二月六日,元軍攻破崖山。

  國難當前,天子當為國死,于是丞相陸秀夫攜天子投海自盡,大宋皇室血脈至此斷絕,隨行十萬軍民相繼殉國,史上著名的“崖山海戰”收官,南宋滅亡。

  后世的史書基本就是這樣寫的了。

  可江躍從青螺那里聽來的版本,卻是這樣的。

  祥興二年二月六日,元軍攻破崖山,擺在大宋皇朝面前的有兩條路。

  其一,寧死不屈,全民殉國。

  其二,繼續南遷,尋一安身立命處,伺機復國。

  戰局已經到了崖山,大宋國土已經退無可退,再想南遷,只能渡海。難度極大不說,十萬軍民也根本不可能全部撤走。

  至此,兵分兩路。

  十萬軍民中的一部分,護送皇室僅存的兩名血脈中,年僅三歲的寧王殿下渡海。而丞相陸秀夫,帶著衛王趙昺和留下的軍民做掩護,最終赴了國難。

  時間如白馬過隙。

  去年十一月,先帝駕崩,皇太女即位大統,次年,也就是今年改元“北望”。北望元年距離當初寧王渡海南遷,登基為帝,已經過了六十七載。

  至于北望元年換算成公元紀年該是多少年,江躍知道。

  他的歷史功底雖然算不上好,但宣告南宋滅亡的崖山海戰,他記得。

  那一年是公元1279年。

  沒想到我這一穿,從2018年穿到了1346年。

  ——地點——

  這里是一座島。

  不過六十多年來,沒有人知道這個被稱為“全境”的地方具體位置在哪里,也沒有人知道從這回到大陸有多遠。

  江躍作為現代人,對華夏版圖和世界地圖還是有所了解的,渡海南遷如果和字面意思上一樣是往南邊走的話,可能性就有很多。

  由于不了解當時南渡的具體情況,往大了說,這里可能是菲律賓、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甚至澳洲都有可能。

  往小了說,或許就是南海群島中的其中一個島嶼?

  這一切,只有等江躍以后親自探索了。

  ——人物——

  江躍,主角標配的父母雙亡。

  年十八,祖上數三代,曾祖父乃南宋末年名相江萬里,曾祖叔江萬傾,這兩人江躍在后世有過耳聞,不過對他們的生平事了解不多。

  如果他隨身帶有手機,搜索一下就知道,肯定不負女皇御口說的名門二字。再加上江躍祖父于渡海南遷有大功,父親母親生前更是為大宋鞠躬盡瘁、嘔心瀝血而亡,不可謂不勞苦功高。

  所以江躍這個官四代的含金量,高到爆炸。

  女皇陛下,姓趙名玉鸞,先帝嫡長女,年方十六,未婚配,從登基這幾個月來看,算是勵精圖治的一個好皇帝,但未來還長,可不敢胡說。

  秦去疾,扁鵲后人,祖輩隨軍民南渡,傳到他這一輩,青出于藍而勝于藍,妥妥的全境第一醫生。年齡不詳,二十多吧。

  原四,上騎都尉,聽說功夫還不錯?更多的信息就青螺也不知道了。

  隨駕女官,趙玉鸞親信。

  起居郎,大宋胡說八道第一人。

  青螺,江躍的隨身丫鬟,先帝御封的六品女官。年方十八,自己說是比江躍大兩個月,但大概率是這丫頭瞎掰出來唬人的。

  盜墓老者,盜墓慣犯,全境通緝犯。

  盜墓小娃娃,亂入了,沒人聽說過。

  還有什么丞相、信國公、寧王之類的,江躍頭都要炸了,隨便聽了聽也就算了,同是在朝為官,這些人以后都是要長期相處的,不差這一天兩天了解。

  ......

  江躍能把這么多亂七八糟的信息整理成這副樣子,實屬不易了。

  此時,夜已深。

  江躍人已累癱,可青螺還不累,非要給自家公子做什么夜宵,一直折騰到亥時,也就是現代的晚上十點多吧,才算停當。

  在這個沒有手機和WIFI的鬼地方,晚上十點多已經是瞌睡到爆炸了。

  江府既然是皇都“三大名府”之一,占地還是“頗大”的,前后院子目測快有兩百平方了,而里外七個屋,是三室一廳一廚一衛一書房。

  用以迎客、儀事的主客廳,面積大小就是宅子主人身份的標志了,普通人家建房,客廳可不能亂修,朝廷有相關尺寸表對照的。

  就算是朝廷命官,按照品級也有更詳細的參照表,萬不可僭越。

  而書房,聽青螺說因為當年渡海,遺失了大量書籍,全境范圍內現存書冊并不大,家里有書房的就更是少之又少了。

  四室里,主臥以前是江躍父母的,現在空置。

  次臥就是江躍的了。

  小臥房是青螺的。

  是的,官居二品的江躍府上,除了主人就只有一個丫鬟,誰讓皇朝式微至此呢,夢想中的驕奢淫逸是不可能存在的了。

  “青螺,夜深了,先睡吧?!?p>  溫飽思那啥,好不容易來了萬惡的封建社會,江躍拍了拍自己的床,滿腦子想歪的看著青螺。

  古代的達官貴人可不都是有通房丫鬟的嘛,美滋滋。

  “好呀?!?p>  吱呀一聲,青螺就退出門外回房去了。

  “......”

  如果我說我早就知道是這種情況,有沒有人信?

  江躍郁悶的蓋上被子,合上了眼皮。

全民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