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喚靈殺手
玄幻
類型
狼邦
作者
1.93萬
連載中
第三章 奇怪的喚界

  太陽剛剛掛在天邊,偶爾天邊飄過幾片云朵遮住剛出現不一會的太陽。

  一個小的廣場上,中央立著一個巨大的雕像,是一只墨色的烏鴉雙足站立在巨大的樹枝上,羽毛猶如鋼針一般,雙翼正要扇起空洞的眼球讓人不毛而栗。

  烏鴉下面站著一排孩子,其中一個正是那胖嘟嘟的邢晨,他們的面前站著一個白胡子老人和一些村民,白胡老人咳嗽兩聲“孩子們今年你們都有六歲了,爺爺可是專門為你們找來了一位真正的喚師為你們開喚界!”老人說著話,胡子都能翹起來。

  聽老人說完這12個孩子都瞪著大眼睛露著歡喜。

  說著指向著旁邊一位寬大黑袍的人,說罷對著黑袍人笑著帶著滿臉期待的村民們戀戀不舍的都離開了。

  黑袍人聽到老人的話,藏到黑袍下的嘴角抽動了一下,干咳一聲“小子們,無論一會發生什么可都不要怕,不要抵抗,用心去感應腦海與身體,尋找你們的靈”。一股威嚴的聲音傳出

  邢晨挑一挑眉疑惑的看了一眼神秘人。

  誰也沒注意到邢晨胸前的玉石閃了一下紅光。

  “好了,寵技!啟靈”威嚴的聲音再次傳出。

  在這些孩子們腳下出現了一道光圈,在他們驚恐的目光中黑影將他們完全吞噬。

  “還好,不算生疏”神秘人長出了口氣。

  “趕緊去啟靈,我來護法。青袍老人無聲無息的出現。

  “寵技!封”青袍擺動

  廣場上一片空曠,幾人都消失不見了,只有那烏鴉雕像映著火辣辣的陽光,烏鴉的眼球中仿佛有團火焰轉瞬即逝。

  一片漆黑的空間中所有的孩子都閉著眼睛盤腿坐在一個個分開的小空間中,似乎睡著又似乎在感應著什么。

  “血老頭,真想不通你為什么偏偏呆在這個小村莊里,如果讓那臭小子待在營地里,不是更有利于他未來的發展?”

  “我們都是呆在那長大的,那里也確實是變強大的好地方…可是在那里也失去了很多,不是嗎?”青袍老者滄桑的聲音傳來。

  那人沉默了一會。

  “到時間了吧,開始吧!”青袍老人再次說道。

  “霧靈,復制喚靈與喚界”那神秘人揮揮手。

  那一個個小空間的前方出現一團霧開始變化。

  第一個較高的孩子前方,黑色的霧變出了一片黃色的空間,像是一個小域的縮影,上方勉強能趴著一只黃色的小龜“靈勉強可以,喚界也太小了,也沒有界門?!泵擅嫒藢χ险f。

  血老贊同著點了點頭。

  “接著下一個瘦高男孩,面前同樣黑色霧團變化成一個紅色小空間模糊能看見一個紅色的小門,同樣上面站著一個紅色小獸像是一只火?!?p>  “有界門成為喚師應該不成問題,火牛的火屬性更加偏于防御,后天再努力可以成為一個優秀的喚體師?!?p>  “血老頭,你為什么在這個鳥不拉屎的小村莊里尋找優秀的喚師憑我們兩個的實力,即使隨便找一個小學院,那些優秀的學生也會爭先恐后的…。

  青袍老人笑了笑沒有說話。

  接著剩下的孩子們面前的黑霧也逐漸變成小的空間有的甚至沒有,蒙面人搖了搖頭。

  一共十幾個孩子還剩下5,6個接下來是一個面目清秀的女娃面前黑霧開始演變但是有點不夠。黑霧開始從別的地方聚集過來。演變的空間似乎比別的大,有一只烏鴉就像廣場上的烏鴉雕像的一樣,眼中閃爍著光芒盤旋在小空間的半空中,空間中還有一道黑漆色的門。

  蒙面人瞪著眼睛的看著面前的一切看了看那青袍老人“血老頭!他們村的金烏圖騰不會是真的吧!”

  “不然你以為我為什么要選在這個村莊里呢?”血老瞇著眼睛。

  “憑借金烏的黑暗和火屬性,她應該能完美繼承我的,血老頭,她我要了”

  “哈哈~你還是改不了心急的毛病啊,這丫頭的初靈是戰將級在我們兩個初靈之上,后天加以訓練并捕抓其他的黑暗屬性的靈獸,假以時日定可以超過我們?!鼻嗯劾险咝Φ?p>  接著后面孩子的資質如同前面幾個一樣,喚界太小或者沒有任何喚靈界的門又或者沒有第一喚靈。

  終于到了最后一個小胖子

  “血老頭,你為了這個小混蛋可付出了不少啊,希望他不會讓你失望吧”說著蒙面人遮住的嘴巴向上挑了挑

  小胖子面前的黑霧也如同前面女娃娃一般開始從周圍凝聚,喚界開始成型于此同時空間中出現一個模糊的影子站立在一個灰色的門附近,手中拿著一把匕首

  隨著黑霧慢慢清晰,一個人型的骷髏出現在兩人的視野中,手中的匕首寒光逼人。

  “這是…第一個靈就是巔峰戰將級”蒙面人詫異的看著面前的一切。

  “憑他現在的實力,可駕馭不了這個骷髏戰將,不過應該還沒完呢”血老神秘一笑“死靈刃,現!手指結印對著邢晨一指。

  一把黑色的匕首在灰色的門旁邊成型,黑色的霧又開始從周圍聚集,黑金色的匕首完全成型,匕首的旁邊又出現了一個門,匕首好像正好插入其中的門孔中。

  “血老頭,你還是趟了這攤混水”蒙面人望著那黑金色的匕首癡癡的說著。

  “哈哈!我血衣做事一向都是看心情,或許他會給我們更多驚喜也說不定…”

  “好了,撤去霧靈吧”

  正在這時,邢晨脖子處的玉石又閃爍了一下,大量的黑霧從周圍再次凝聚,在兩個門相對的十步的地方,又出現了一道門。

  兩人瞪著眼睛看著這一切。

  蒙面人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我操!這是啥玩意?”

  “第一個門是暗屬性,第二個應該是他們家族通往死域的門,這第三個為什么是白色!就算是其他屬性也不應該是白色”血老皺著眉頭。

  “呼,這個恐怕真是個驚喜了,幸好我已經封印了這塊空間。老家伙撤去霧靈吧,這倆孩子可就交給你了?!?p>  “嘿嘿,放心吧我一定會好好訓練他們的,特別是這小混蛋”蒙面人用著慎人的語氣說著。

  一切重歸平靜。青袍老者消失不見,孩子們懵懵的睜開眼。

  村長帶著村人們來到烏鴉雕像的下面,村長一臉期待的望著蒙面人。

  “這個女孩和這個男孩有成為喚師的天賦,其余的不行”他指著那兩個娃娃說道。

  “我要帶走他們,他們的父母請出來一下?!?p>  “呃,大人這女娃的父親一直未在家,母親在早幾年就因病身亡了,男娃有一個爺爺不過沒在這里。大人嘿嘿那個其他人真的都不可以嗎?要不您再試試”村長期翼的說。

  “你在懷疑我的能力?”威嚴的聲音傳來。

  

全民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