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喚靈殺手
玄幻
類型
狼邦
作者
1.93萬
連載中
第一章 邢家之變(二)

  “走,邢虎的鷹眼報位置了,殺了首領應該會讓這場戰爭勝的幾率大一點吧”兩人身影再次消失。

  遠處,身穿血色長袍的男子坐在一個巨大的血狼拉的車上面,摟著一個妖艷的女人,忽然怔了一下,“好一個離天!不繼續逃跑竟然膽敢反獵殺!正好游戲也玩夠了,這一次就消滅了你們!”神色變得惡狠狠的,伸手推開女人,從車中下來。拿出一個竹筒向天空中發出信號彈。男子伸手,拉車的血狼變成一把長刀向他飛去。女子被他隨手砍掉了頭。

  草叢中藏著的眾多人,漏出身影,開始召喚相同的血色的狼,向著邢城靠近。

  “不好,加快行動”邢離看見信號彈的出現神色大變,對著匕首“邢虎,開始獵殺!”。

  與此同時,邢虎帶領的殺手開始向叢林展開了獵殺,黑色的匕首雖然沒有血色匕首的妖艷,卻能勢如破竹的斬斷血色匕首。

  那拿著血狼刀的首領也召喚出一只骨龍,在空中注視著這一幕。

  “不愧是號稱最強的殺手之刃,不過現在是我們血狼的時代!”

  說罷,血色染遍了天空,漫山遍野的血狼涌現出來,向著殺手不要命的咬來,被傷到的殺手立刻化成血水,受傷的血狼吸收血水后卻變的更加的強壯。

  邢離望著眼前的一切,和空中的罪魁禍首,攥著拳頭“寵技!五雷域”雙手鵬鳥再次浮現與手臂融為一體。天空上烏云開始聚攏,以邢離為中心百米之內,雷隨指動手落雷降。

  邢離手指向狼群,手臂粗的雷落下,周圍的狼被劈成了血水。骨龍上的男子,啪啪啪,“厲害啊,離天不過以你這受傷的身體這一次攻擊也夠你受的了吧”

  說罷,邢離果然吐了口血,頭頂的雷云有消散的跡象“哼!殺你足夠了,”白菲扶著邢離,邢虎也出現“家主!您先退,我頂著”

  邢離手指再指骨龍,雷應聲而落?!昂?,離天大人~這種程度的攻擊是要給我的血狼撓癢癢嘛!”說著血刀一揮抵擋住了那雷電。

  噗…“離哥!”“家主!”邢離操縱的雷層散去,血水再次化成了血狼!圍著他們。

  “哈哈哈,城那邊應該更熱鬧吧畢竟我四師哥可比我要殘忍的多”說完,嘴角上揚露著慎人的笑容。

  “邢虎,帶領余下暗部回城!白菲,封印他們”邢離催促道

  “寵技!暗界”雙手上鐮刀浮現符文從地面與天空閃動著。

  “混蛋!你這女人真是找死,有我在這你能夠結界嗎!”說著黑著額頭舉起血刀正要劈下。

  “五雷域!暗勁”

  噗~邢離再次吐血

  血刀正要落下,男子怔住血刀隨之破碎“我……”

  眼睛里充滿血絲,“這可是師傅送的君主級血狼!”咬牙切齒的恨道

  “寵技!骨刺”男子喊著腳下骨龍流入雙手。男子從空中向他們突去

  “晚了”冷冷的聲音從白菲口中傳出,兩人身影消失在界限外同時邢虎等人也隨著出去,留下惡狠狠的男子與地上的憤怒吼叫著的血狼在里面。

  下一刻,兩人出現在了東門“離哥,好點了嗎”白菲擔憂的說著“放心吧,菲兒不用再給我輸靈力了”說著邢離扶著白菲的肩挺直了腰板

  城門上,一個長老注意到“開城門!家主回來了”向下面叫著。

  吱吱~,邢離與白菲兩人進城后邢離立刻說道“長老,立刻讓大長老來東門,邢虎讓暗部埋伏東門,血爽那個家伙可是個典型的豪爽,這次我邢家能不能逃跑就靠他了?!?p>  那長老立刻派人前去,邢虎則如同鬼魅一般從邢離影子處出現,向城外奔去安排暗部。

  大長老等人來到后“怎么了”邢離:這次他們下足了血本要滅殺我們,為族里的孩子們殺出一條血路讓他們自生自滅吧,我們恐怕難走了,白菲的結界就要開了…嘴角掛著苦澀

  “邢離,這就是家族的命運吧族人沒有怪你的,這是也算先祖留下的禍根,”大長老靠近邢離又悄悄的問“小少主被救走沒?”

  “嗯,血老帶走了”

  “呼!那老家伙知道那秘密?”大長老皺著眉頭

  “不知道!但愿晨兒能…”

  大吼道“體師城門后準備,靈師召喚遠程妖獸,護城!”接著低聲對著手中匕首“邢虎,讓暗一組織剩余暗部開刑天陣!然后…聽從大長老的安排”

  大長老,孩子們交給邢虎吧他的天賦很好,也很年輕由他帶著孩子們我也能放心了,大長老身影再次消失。

  突然,郊外被血色浸染,正是被結界封住的血狼與那個瘦高男子,男子坐在骨龍上骨龍手里拿著一把白色的骨刀。正向這邊趕來

  “好你個邢離,離天殺手你讓我免不了師傅一頓懲罰”血色長袍在飛速行駛下飄動著

  “血祭!融合”身邊無數的血狼化成血水,融合成一只更大的血狼血狼奔到城外已經完全融合了所有的狼,狼頭幾乎和城樓一齊。重重的鼻息呼過邢離等人。

  邢離將黑色匕首舉至胸前指著巨狼,周圍眾人一片驚恐“尊級!”

  只見狼爪一揮,城墻倒下一片

  血袍首領:血狼,惡狼突襲!給我毀了這座城。

  血狼前爪伸起,一層血色包圍了它

  “快,所有人離開血狼前方”說完,暗部殺手與長老等人身影閃開白菲與刑離也閃至旁邊。

  血狼猶如一個巨大的利劍,勢如破竹將前方城墻與未來及逃跑的人撕裂,城墻漏出一個大洞。與此同時大長老帶著那些能跑著的小孩出現了“家主,開暗界吧!其余三門都已失守了”。

  “哼當我不存在嗎”男子從骨龍上跳下,再次結印骨龍消失在手里“寵技!骨界絞殺”嘴上掛著殘忍的笑容?!靶想x放心吧,師傅要你活著我可不敢讓你隨意死去,如果你交出師傅要的東西,我可以讓你死的痛快點”眼神掛著輕浮的神色

  “邢虎,帶著孩子準備進死域那里一切都靠你了”“離哥!你和嫂子帶著孩子們進我也可以開死域”邢虎瞪著眼睛。

  “父親的仇還沒報,家族的未來只能靠你!我的傷呵,快立刻去準備”

  我…邢虎咬著牙出現在孩子們周圍。

  大長老大笑道“邢家的兒郎們開燃燼,魚死網破吧”眾人雙手祭出黑色匕首,黑氣從匕首進去身體。

  邢離則用暗金色匕首向天空刺去“菲兒,你也去吧,進死域”搖搖頭抱著邢離的手臂。

  “雜魚們還想翻身!”城內一片廢墟另外三頭尊獸也圍了過來。

  一道虛空的門出現在了邢虎等人的面前?!白?!”

  …

  “這天要變了嗎?”遠處四個老人同時睜開眼睛說道。

  

全民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