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喚靈殺手
玄幻
類型
狼邦
作者
1.93萬
連載中
第一章 邢家之變(一)

  “家主,暗部來報他們在邢城十里郊外布滿了埋伏”黑子男子半跪在地上咬了咬嘴唇。

  “繼續說”大堂正前方紫檀椅上坐著位身材高大的男子沉穩的聲音傳來,劍眉緊皺著黑袍上繡著一把紫金色的匕首散發著攝人心魂的黑氣由背部蔓延到胸口

  “他們…圍城了”男子說罷低下了頭“鷹眼也來報說他們還在派人從周圍向邢城靠近”

  周圍眾人開始相互嘀咕著不安地,望向前方高大的男子

  似乎感到了周圍的目光攥著椅子:長老們意思?

  其中年齡較大的擺擺手:邢離我們都是老家伙了,我們的職責就是保護你們家族的事由你來決定。

  對著長老們拱拱手后雙手附后“邢虎,在祭壇召集族人,長老們祭壇等候”黑袍微揚即消失不見了。

  跪在地上的男子也隨之離去長老們互相望了望,搖搖頭

  陽光透過窗口射入這個臥室床沿坐著位美艷的少婦一襲白裙頭頂盤著木制的簪子若不是抱著孩子比起那些妙齡女子怕也不差什么,她左手抱著眉清目秀的男孩右手輕撫著男孩紅撲撲的臉蛋,露著不自覺的笑容

  門被輕輕推開,正是那劍眉男子關上門不由自主的笑道:菲兒你這模樣讓他們知道怕是會驚掉眼球

  女子白了下他眼中流露著擔憂:他們又追來了?

  邢離走近接過孩子:放心吧晨兒會沒事的。說著用手捏捏娃娃的臉蛋“小家伙睡的真香”聲罷一陣鐘鳴他把孩子又遞了回去。

  血老來了就出來吧

  “哈哈不虧是曾經殺手之王候選之一的離天”青色道袍的老人身影猶如鬼魅出現在邢離的身邊

  女子神情微變“見過血…”。老人擺擺手阻止了她“過去的事不用再提了和離天一樣叫我血老吧”

  “是”女子抱著孩子站了起來

  “邢離我已經退出十幾年了這灘渾水我不會沾的”老人盯著男子語氣決絕的說

  “血老,晨兒還小希望您能帶著白菲和晨兒家族的事我不會牽扯到您”男子低著頭帶著懇求的語氣

  老人望著天花板女子“不,離哥我要和你一起血老您就幫幫我們,晨兒他還小啊”淚珠不住的滑下

  咚~!第二聲鐘鳴響起邢離與女子都變了神色

  “行,邢小子我就幫你最后一把也算還了當年的人情”

  “謝血老”說罷“你何必與我一起送死呢此次恐怕兇多吉少”男子攥著女子的手嘴角掛著苦澀

  白衣女子親了下男孩“寶貝兒你要記住媽媽永遠都愛你,你一定要好好的活著”遞過去男孩

  第三響鐘鳴

  男子再次拱手牽著女子身影消失。

  “邢小子不要怪老夫不幫你我出手恐怕你邢家就真的沒有活口了”嘆口氣隨著消失。

  城中也隨這第三響發生了大變故,正在吵架的夫妻忽然間停下互相望了望向中央趕去,還有打鐵的鐵匠,裁縫,商人,以及一些乞丐,神情都變的十分嚴肅口中念念有詞腳下符文閃動停下手中的活向城中央祭壇趕去。

  邢虎站在壇中央向下望著眾人,各種各樣的職業,“兄弟們我是個罪人,我族沒有在我的手中光大一直以來反而逃亡各方,顛沛游離沒有定所讓族人跟著受盡了苦難今天他們又追了過來。不僅如此還派出了大量的殺手埋伏在城外這個我們親手建造的家我問你們…還想逃嗎?”

  “我們是繼續帶著家人逃亡還是要反抗呢?”邢離吼道。

  “決一死戰!”寂靜的人群不知從何處傳來驟然爆發出了叫喊“決一死戰,我等誓死捍衛邢家!誓死捍衛邢家!”

  男子雙手上揮古老的符文顯現胸前出現一把黑金色的匕首正像袍上匕首,只是更加的攝人心魂,頭頂電光閃爍一只鵬鳥從符文里鉆出發出響徹云霄的叫聲。

  “兄弟們!讓他們知道邢家喚師的力量!”“大長老組織喚靈師上城墻抵擋,暗部殺手隨我前去獵殺,喚體師由二長老帶領保護城門”

  “是!”眾人一呼而應

  一時間各種職業的人都震碎布衣漏出黑色行衣雙手結印胸口處出現一把黑色匕首。由大長老帶領的人群也猶如邢離一般召喚出各種兇獸,他們跟隨著大長老向城墻上奔去,兇獸也紛紛跑向城門外。至于二長老帶領的隊伍則變的半人半獸化也向著城門奔去。

  城中一片騷動,普通人都跑回家中,街道一片寂靜只有城中的獸吼。

  也有部分外來喚師見此場景,紛紛召喚出各種兇獸逃出城去。邢離等人則消失不見了

  “邢虎!讓鷹眼報郊外埋伏的位置,白菲和我一起去殺首領!”

  “是”

  郊外,陽光撒在一片灌木處,一只小白兔正在吃著綠草,忽然一個紅色的頭冒出咬在兔子的脖子處,兔子在紅色狼嘴下竟化成了一灘血水。

  “小狼,別鬧你要是壞了大人的計策,我可救不了你”一個滿臉陰翳的瘦子幽幽的說道

  紅色的狼低低地嗚嗚一聲,眼神中透著畏懼。

  另一個人問道“大人這次準備親自來了?”“切一個小小的邢家也配大人親自來”那年輕的語氣傲慢。

  “哼,小小的邢家!曾經的離天一個手指頭都能捏死你吧”他帶著不屑的神色瞟了那人一眼說道。

  “你也說了,曾經嘛,大人的新收的弟子會來,聽說他可是個富家子弟啊”

  “那個五弟子?”“嗯”

  “有動靜,噓!”第一個說話的男子忽然望著四周趴了下去,那頭血色的狼變成了一把血色的匕首,“立刻去報給組長,邢家發現了我們的行蹤!”

  “切,大驚小怪這次那么隱密他們怎么可能發現”

  扭過頭來準備反駁他,看到那陰翳男子嘴上一把匕首從后面貫穿。年輕人瞪大了眼睛,正要大叫后面出現一個女子,手中鐮刀將他的頭和脖子分開。

  邢離將陰翳男子手中的匕首拿開,用手中的匕首狠狠扎去,匕首發著嗚嗚的叫聲,呯~匕首上流出的血被那墨色匕首吸掉。白菲也像他一樣破掉了年輕人胸口的血狼紋。

  “呼,他的意識很夠,差一點讓他開了狂暴否則真是讓人傷透腦筋?!毙想x默然說道

  “離哥,你可以自己逃的為什么…?”白菲低著頭

  “人生嘛,如果自己的信仰都拋棄了,那還有什么意義呢”扭扭頭向著白菲說道“你后悔嗎?”

  “你不是說了嗎,活著得追求意義”搖著頭柔柔的說。

全民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