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黑燈巨廋
軍史
類型
不一耳
作者
69.82萬
連載中
第二十七回 一處未平一處起 古城烽火斗險敵

  這次的率先出擊,重重打擊了敵人的主動權,讓他們變成了瞎子,聾子,化險為夷。

  地道里,洪忠正與高興城會面。

  “興城,你提醒的及時,說的對,我們及時把藥店這批人帶到山里仔細調查,你猜怎么樣?”洪忠。

  “結果如何?”

  “還真查出兩條大魚,臥底時間夠長的,藥店剛開業他們就進了藥店,直到現在被查出來?!?p>  “是啊,潛伏時間可夠長的?!?p>  “興城,這兩個特務說了這樣一個情況,很引起我的注意,也驗證了你先前的判斷,屠雪窮手里還有一份秘密名單,現在隱藏于城市的各個角落,以備他們失敗撤退后,潛伏下來搞破壞?!焙橹?。

  “這也是意料中的事,也是遲早的事,現在不知這份秘密名單落于何處?”高興城。

  “是啊,這還得靠你秘密調查,有什么需要幫助的,你及時說出來,我們會全力配合你?!?p>  “那好,我會盡快弄清楚這份名單的下落?!备吲d城。

  朱文出去調查幾天,連個影子也沒有見到,一無所獲,只能空空兩手回來交差。

  “隊長,沒有查到這兩個人的下落?!敝煳?。

  “你是查不到的,共產黨干事歷來不會留下任何把手讓你去查,我費勁心血留下來的兩顆種子,還沒來得及開花結果就消失了?!?p>  “隊長,他們會不會把他們關押在城市里?!?p>  “不會的,估計會被處決,不用你調查了,跟蹤好下一個目標吧?!薄笆??!敝煳?。

  屠雪窮還有一塊心病,讓他寢食不安,那就是馬幕深這件事,馬臉帶領一幫特務對他嚴審好幾天了,也是一無所獲。問題關鍵在于站長好像不信任自己,也不大支持自己進一步強審馬幕深,甚至把他送到絕路,扔在這個地方不管不問,好像在看自己的笑話,玩不下去求他幫助。這讓屠雪窮上下為難,一時拿不出證據,又不能立即處決,沾在了手里,他在苦苦思索如何解套,變被動為主動。

  對于這樣的鬧劇,高興城很樂意看,這樣能拴住屠雪窮,讓他騰不出手來和地下黨斗,也有利于自己展開工作,這樣拖地時間越久越好。

  門被敲響了,打斷了高興城的思緒,剛吃了早餐,正要去上班。

  “高主任,有人來找你?!苯鸫髬?。

  “誰?”高興城。

  “是路太太?!苯鸫髬?。

  “那讓她進來吧?!?p>  “高興城,你可得幫幫我?!甭泛B?。

  “都幾天過去了,你怎么不去找你家幕深?!?p>  “我一直認為他出差去了?!?p>  “最近我才聽說幕深被抓起來了,他是個好人,他能犯什么錯,一定是被人誣陷的?!甭泛B?。

  “好,好,路大姐,馬處長的事,我也是一知半解,因為人是屠隊長調查的,抓人,關押的,別人插不進去手?!?p>  “這個挨千刀的,一定想要報復馬幕深,肯定是上次查棋牌場的事?!?p>  “路大姐,這個事你先放一放,你先想辦法去救你家老馬?!?p>  “出了這么大的事,我一個女人家怎么去救,什么也不知一點,走那個門道。高主任,我給你跪下了,求求你救救老馬,我不會忘記你的大恩大德。這個時候別人只會看笑話,也只有你能伸手了?!甭泛B?。

  “起來,起來,別這樣,別這樣,有話起來好好說?!备吲d城一邊說一邊雙手拉起跪在地上的路海露。

  “高主任,求求你了?!?p>  “你坐下,冷靜一下,我給你說,這邊的事,我去站長那給你說情,你抓緊回南京去,找關系,讓他們說上話,逼著下面放人?!备吲d城。

  “關鍵是軍統局也經常換人,以前我熟悉軍統局的人,現在大多又不認識了?!?p>  “路大姐,這里一時半會不會出問題,我會替馬處長說話。而南京那里,你去做工作,現在鄭介民鄭局長是軍統局的局長,他又是馬處長的老師,馬處長是鄭局長的老部下,就這點他會幫你家老馬說話?!?p>  “可找誰呢?”

  “你冷靜一下,你的朋友,親戚都想一想,只要能說上話,搭進關系,就好辦事?!?p>  “讓我想一想,是,我有一些朋友,親戚在政府部門工作,幾年沒有聯系,也不知道能幫助吧?!?p>  “求人家,不去試試怎么知道?!?p>  “這個我知道?!?p>  “別哭了,一個女人家,哭管個什么用?;厝?,不要驚動別人回南京,不要向外人說來我家了,我和你說了什么?”高興城。

  “是,是,這個我知道,謝謝你高主任?!甭泛B蹲吡?。

  回到了站里,高興城放下公文包,掛上黑色的風衣,用雞毛撣子掃了一下辦公桌,倒上一杯水,又打開了窗戶,透一透氣。拿出今天路上買來的一份報紙,押了一口茶,聚目皺眉地向報紙投去,想盡快知道什么?找到什么?

  “當、當、當?!遍T被敲響了,打斷了集中在報紙上的思緒,但沒有抬起頭就問:“誰,進來吧!”

  “高主任,看報紙呢?”

  這時高興城才抬起頭,笑了一下:“劉秘書,這么早來找我,有啥事?”

  “站長讓你過去,讓我來通知你?!眲⒌脮r。

  “好,我這就過去?!彼约铀妓髁艘幌?,發現沒什么疑點,定了定神走出了辦公室,關上門。

  “站長,你找我?!?p>  “來,來,興城,坐下,沒有什么大事,找你隨便聊一聊?!?p>  “奧,那你說吧?!?p>  “最近都忙些什么工作?”

  “還是那些雜事,后勤上,工資,設備上的收放,還有情報這一塊,這老馬一被抓,擔子就落到我的肩上來了,真有點吃不消?!备吲d城。

  “那些雜事,讓他們去干就是了,不用你這么事事勞神。你剛到情報處,對于馬幕深這件事你怎么看?”王復局。

  “站長,這么大的事,聽說驚動了南京方面,我是一個普通的小職員,不敢妄談此事,我相信站長高瞻遠矚,會做出正確的判斷?!备吲d城。

  “興城,不要那么客氣,在這里,沒有別人,我只想聽聽你的看法?!?p>  高興城深深吸了口氣,沉思了片刻:“站長,也許我說的不對,你別怪罪?!?p>  “不會的,盡管說?!?p>  “我個人認為馬隊長工作沒有問題,認真上進,為黨為國出力。但對于調查內部人員,還需認真謹慎為好,對于馬處長嗎?總感覺少了點什么,好像不明朗?!?p>  “你是說這個案子有水分,有陷害的成分?!?p>  “不,不,我不敢妄下這個結論,因為屠隊長正在調查審理階段,還沒有到結案到結論的時候?!?p>  “我看吶,八成結不了案子了,有人跑南京給送信去了?!?p>  站長的這句話說的高興城心里“咯噔”一下,難道自己和路海露說的那些話傳出去了,不可能。這么短的時間,也不會那么快,也許自己是瞎猜。他又平靜了一下心理。

  “站長,對于馬處長這件事,你打算怎么處理?”

  “還能怎么辦?屠雪窮心里很清楚,該如何收手,如果在自作聰明,弄地引火燒身都有可能?!蓖鯊途?。

  高興城從站長的這里聽明白了,這分明是站長知道屠雪窮誣陷了馬幕深,又不好戳破,怕屠雪窮下不來臺,就這樣擺著,對站長也有好處,兩頭都不得罪,讓他辦不下去,自生自滅,也順便教訓一下屠雪窮,不要耍小聰明,不就是副站長這個位子嗎?這分明不是為了工作,是為了清除障礙。

  “站長,我希望這件事盡快過去,有無罪過,盡快有個結論,處長這個位子有人來干,我也集中精力,干好我的本職工作?!备吲d城。

  “不會太久了,估計上面會來人,到時自有結論?!蓖鯊途?。

  冬去春來,時間來到了1948年,這在中國歷史上決定中國人民命運的一年,這肯定是不平凡的一年,偉大的歷史賦予偉大的中國人民去完成偉大的歷史使命,劃時代的變革,一個舊的時代即將結束,一個新的時代即將到來。這就是中國,在苦難中尋找真理,在苦難中尋找光明,在苦難中前進,不會為殘余的思想留下空間,不會和舊勢力達成妥協,更不會為騎在人民頭上的剝削階級而帶進未來。革命,就會革地徹底,革地全新,在這個星球上,也只有我們這個偉大的民族,有這個魄力;只有我們這個偉大民族,才有這個智慧;也只有我們這個偉大的民族,才不怕犧牲,勇于擔當,銳意進取,開創未來。

  這一年,不光高興城看到了希望,所有的地下黨及革命戰士都看到了曙光。腐敗的蔣家集團,在人民的武裝面前潰不成軍,廣大的土地又回到了人民手里,他們只有退縮到大城市里死守,已是強弩之末,兔子的尾巴,長不了多久了。

  人民的軍隊從地下走到地上,從防御到反攻,從被動進攻到主動進攻,從反攻到正面進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這是暴風雨來臨的時刻,這是決戰來臨的時刻,這是黎明前來臨的時刻。這是新的事物即將誕生,舊的事物窮途掙扎,垂死瘋狂的時刻。

  在遼闊的大地上,到處都是人民的武裝力量。國民黨的軍隊到處吃敗仗,到處戰事吃緊,幾乎讓蔣介石累細了腰,跑斷了腿,罵破了嘴,也無法改變失敗的命運,瘋狂地調集各種勢力,軍用物資,與人民的軍隊對抗。

  現在的徐州火車站特別忙碌,不是運糧,就是運機槍大炮,向西,向北大量運輸,這給人民的帶來沉重破壞。為此,高興城在藥鋪約見了洪忠。

  “洪書記,徐州火車站有沒有我們的同志?!备吲d城。

  “有!”

  “盡快調動起來,讓這些軍用物資受到切斷,最近軍統還沒有介入,國民黨的****,看管不嚴,給他們來個出其不意,破壞掉它們?!?p>  “興城,我也為此事著急,正愁不知從何下手,你提醒的正及時,只要軍統不插手,就好辦,我立刻回去執行這件事?!?p>  “快,事不宜遲?!?p>  于一蘭送走了他們,從后門各自離開。

  洪忠回到書店,首先派人秘密去找一直潛伏在火車站里工作的我黨同志白龍埠,讓他前來。又在密室約見了馮古城,北官湖,這次同時叫來二位,也是頭一次,因為事情緊急。

  “今天叫來你們二位,情況緊急,前方戰事吃緊,有可能會進一步惡化,為了打擊敵人,我們必須主動出擊?!焙橹?。

  “洪書記,你說怎么做?”

  “我也正在為這事思考,還沒有定案,想從火車站下手?!焙橹艺f著,白龍埠趕到,引薦下也進了密室。

  大家互相介紹,打了招呼。

  “小白同志,你在火車站物資管理處工作,非常熟悉情況,你給我們介紹一下吧?!焙橹?。

  “那好,徐州火車站是最近一個多月才忙起來的,運輸的大部分是軍用物資。而且調度也特別大,把搬運工可累壞了,我這個所謂的隊長也被使得團團轉。我們物資處處長孫萬利,這個家伙天天就知道怎么去撈錢,表面管理很嚴,其實內部管理特別松散,我認為這是個下手的好機會?!卑埐?。

  “洪書記,我看這是個大好時機,不如趁此干他一家伙?!北惫俸?。

  “那好,現在大家拿出主意,怎么行動?!焙橹?。

  “這樣吧,我看這次行動分兩步來完成。

  第一步,我明天去踩點,看從何處下手,也準備好炸藥。

  第二步,讓小白同志現場繪制一張草圖,繪出物資的各自存放方位,并詳細標明,到時由小白做內應工作,我們混入火車站,安放炸藥?!瘪T古城。

  白龍埠伏在書桌上開始繪制。

  “這樣也好,你們要詳細分析,周密準備,一次成功?!焙橹?。

  “明白,你就等候佳音吧,洪書記,干這一行是我們的拿手活,在山林時,沒少干這個?!北惫俸?。

  “這次行動可不比山林,那時是對付日本人,依靠山林,是在鐵道上。這次是遠離山林,是在城里的火車站,行動需周密,謹慎。確保萬無一失?!焙橹?。

  “老北頭,洪書記說的是,我們還是多加小心?!瘪T古城。

  “嗯!”北官湖點點頭。

  “炸藥有沒有?”洪忠。

  “還有幾箱子,放在廠子里呢?!瘪T古城。

  不一會兒,白龍埠把草圖繪制完畢,拿到了大家面前。

  “小白,看不出來,你還是繪圖高手,站內存放的物資在這張圖上一目了然,周邊的道路,草木也有,很好,太好了,幾乎可以照圖行事了?!北惫俸?。

  “不行,我們明天必須實地考察,做到心中有數,小白,待任務完成,一定讓弟兄退到安全地帶,防止傷到弟兄們?!?p>  “明白?!卑埐?。

  馮古城和北官湖回到面包廠,連夜對草圖進行了仔細分析。讓牛天把炸藥準備好五箱子,帶好加長導火索,一切準備停當。

  天一亮,馮古城和北官湖化裝成農夫,混進了城里,貨運站靠近城郊,周圍還有農田,倉儲區就在農田邊上。馮古城和北官湖扛著鋤頭在農田邊,來回邊走邊觀察,雖然倉儲區都用鐵絲網隔開,里面有巡邏人員,并不那么嚴密。他們來到一片小樹林,發現這個位置特別好,退可以隱蔽,進可以到達倉儲區,只要打開鐵絲網的缺口。兩個人看罷多時,做到心中有數。

  回到廠里,馮古城和大家研究決定,就在今夜行動。

  “看好了,這個倉儲區成東西走向,也就是說東西長,南北寬,最東面是油品儲藏區,中間是糧儲區,西面是彈藥庫區。我們所有的人都出動。分成三個組,每組四個人。我來負責彈藥庫爆破。老北頭你負責油儲區爆破,牛天你負責糧儲區放火。夜里二十二時準時進入作業,十分鐘完畢,如果十分鐘沒有完成,也要撤出,第十五分鐘準時引爆。林龍,黃甲,翁瓊,南莊子,王天亮,你們負責運送火藥及幫助投放炸藥,安放好導火索。大魯子,陸文,你們兩個人負責剪開鐵絲網,打開缺口,此后留在外面放哨,大家都明白了沒有?”馮古城。

  “明白了,大隊長?!?p>  “好,現在開始做飯吃飯,吃完飯做好出發前的一切檢查工作。今天走小路,繞道去,我已看過,走村邊的田野小路,拉上兩輛人力車,放上工具及炸藥,另外大家要帶好槍支,以防意外好護身?!瘪T古城。

  “大家吃飯,大家吃飯?!北惫俸埩_著。

  在火車站,白龍埠早就接到今晚行動的秘密。他今天挺賣力,及早干完活,還請了處長孫萬利喝酒。

  “處長,請,承蒙你的關照,我才得意混口飯吃,今天略備酒席,以表謝意?!卑埐?。

  “算你小子聰明,挺會孝敬老子,對老子好,就會有你的好處?!睂O萬利。

  “是,是,是,處長,我先敬你一杯?!卑埐?。

  “嗯!”了一聲,孫萬利端起酒杯,又放了下來,轉身對身后的警衛說:“你出去,把今天才安裝好的探照燈,全部打開,要不停的照向四周,睜大眼睛看清,哪怕是一只蒼蠅飛進來也要盯緊,另外要加派人手大密度巡邏,非常時期,不可掉以輕心,以防不測?!?p>  “是,處長!”警衛轉身出去。

  “來,處長,干一杯,你這么為黨國操勞,一定會高升?!卑埐?。

  “好,借你吉言?!睂O萬利舉起杯,一樣脖子,進了肚子。

  “吃菜,吃菜,處長,一看你就是干大事的人,好酒量,來,來,處長你先吃雞?!彪u剛吃完又喝酒,酒剛喝完又吃魚,左一杯,右一杯,酒肉不離嘴,捧地天花亂墜??砂褜O萬利給美死了。白龍埠虛假的讓著,但內心充滿了憂愁,怕大隊長遇到麻煩,他望了一下窗外,掠過一絲擔憂。

  孫萬利啃著大雞腿,滿口飯菜,滿嘴流油。

  同時,在白龍埠的授意下,內部的幾個兄弟也買了十幾只大燒雞,幾瓶白酒,夜里給巡邏的哨兵送去。

  “辛苦了,官兵弟兄,來一塊吃燒雞,喝酒?!币晃坏苄终f。

  他們用鼻子一聞:“啊,好香,小隊長,這么晚了,又累又餓又冷,不如喝點酒暖暖身子,吃只燒雞補補身子?!?p>  “嗯,酒要少喝,雞可以多吃,以防誤事?!毙£犻L。

  “是?!彼麄冋伊艘粋€偏僻之處,席坐在地上,圍了一圈,把槍扔到了一邊,開始吃雞喝酒,這一喝,可就管不住嘴巴,你一口,我一口,大吃二喝起來,早把巡邏的事給忘了。直喝到酩酊大醉,東倒西歪地睡了。

  時間到了,趴在樹林里的弟兄,發現倉儲區沒有什么動靜了,只有又明又亮的探照燈來回的一閃而過,夜里九點四十分鐘。

  “陸文,大魯子,上!”馮古城。

  “是!”他們拿起大鐵鉗子,一下一下剪斷鐵絲網,他們非常小心,這些鐵絲網都帶有高壓電?;撕艽罅?,兩個人才剪開一個大洞,夠一個成年人爬進去。

  兩人爬了進去,又爬了出來,看一切沒有問題,回來復命。

  “你們來警戒,時間到,開始行動?!瘪T古城帶頭爬了進去,一會貓腰站起來,一會又趴下去,以躲避探照燈的照射。

  北官湖第二個跟了進來,直奔油儲區。

  牛天直奔糧儲區,這里離外面最近,所以牛天不費勁就爬到了地方。

  馮古城看了看周圍,也知道這是一批剛轉運過來的彈藥,還沒有來得及入庫或轉運走,周圍有大炮,坦克車。他找到了存放彈藥的地方,把兩個很大的自制的炸藥包放進了彈藥堆里,林龍趕忙接上導火索,黃甲開始布放導火索的線子,馮古城在觀敵放哨。北官湖也帶領弟兄在那邊忙碌,不停打手勢指揮他們,一手握著手槍,一邊觀察敵情,一邊指揮弟兄。牛天同樣在自己的區域里指揮。

  一切準備完畢,他們撤了出去。不一會兒,北官湖,牛天都將導火索拉到了鐵絲網外。

  “其余的人員都撤離,躲到遠遠的安全區,我和老北頭負責點火?!瘪T古城。

  “快,大家快撤!”北官湖。

  “時間到了沒有?”馮古城。

  “還差一分鐘!”北官湖。

  “現在就起爆吧,不等了,弟兄都已撤到了安全區,你我同時點燃這三根導火索,立刻撤離?!瘪T古城。

  “好!”

  他們將導火索放好,分別舉起了打火機。

  “點!”北官湖。

  一陣火焰亂跳,像三條火蛇向倉儲區扭動而去。

  “快跑!”馮古城。

  一聲聲巨響,在倉儲區炸飛,烈焰飛騰,火光沖天。

  “不得了了,不得了了,倉儲區失火了,快救火??!”開始還有人影亂竄,不一會兒就被大伙吞沒了,沒有了聲音,只有巨大的爆炸聲,還有小的噼噼啪啪的炸響。

  大火整整燒了一夜,照亮了大半個徐州城。

  千古彭城起風云,烽火連天送瘟神。一代風流一代人。

  殘寒搖曳欲近春,宜將人間萬物新。天當春潮浪滾滾。

  ——《浣溪沙》

全民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