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億語傳
玄幻
類型
橘子Pst
作者
13.59萬
連載中
第十五章 七彩河遇險

  龍代表至高皇權,如其所曰,密函來自于納西皇帝。

  為了保證密函中途被截情報不至泄露,文字信息以一種封印秘技為載體寫在密函中,只有納拉的白龍之力才能解開。

  納拉掌心朝下對準密函,旨令漸漸呈現在腦海。索然,納拉臉色變得嚴峻起來,在其一旁的侍衛們見此更是覺得事情不妙。

  到底發生了什么?納拉沒有細說,只見他召集了所有的京都人馬,一共十二號人,向北往東至域奔去,出了宛平城城門,繼續朝北行進。

  東至域與掞溪國以河為界,因兩岸的七彩沙石著名,號稱七彩河,每至晴初,整條河就籠罩在七彩光暈中,不失為情侶浪漫約會勝地。當納拉至此,勒馬長嘶,后面的隊伍跟著停了下來。

  由眼前所景,侍衛們終于明白納拉快馬加鞭到這里的原因。

  只見七彩河兩岸遍布襲織有鳳鸞鳥圖案戰袍的尸體,死相恐怖,血流成河,可見兇手的狠毒。

  納拉侍立駿馬旁邊,沉重的嘆口氣,烏云卷上眉梢,而侍衛們可能還不知道納拉為何對這些無關痛癢的死人嘆息,因為其中包含高等機密,以他們的權限是沒有資格知道的。由河岸發現的幾枚象征“殤”的黃金吊墜和死者穿的服飾,判斷死者皆為“殤”的成員,內斗,抑或是外拼?納拉心底最清楚,他們是京都三年來打入“殤”內的間諜,期間,他們為京都提供無數寶貴的情報,使得掞溪國免受多少動亂,他們是人民的無上功臣,然而今日,他們竟然詭異的一同喪生。納拉皇帝傳送的密函就是關于此事的,嚴厲譴責納拉玩忽職守,身在宛平城卻不知動靜。而除了譴責,納西皇帝限納拉十日之內查明事情的起因,否則取消納拉任意調遣京都軍隊的特權。

  “本王真的錯了嗎?”納拉自言自語,逐漸陷入沉思。

  琳娜,跟隨納拉征戰多年唯一活下來的人,納拉與她雖為主仆關系,但他們之間卻是伯牙和鐘子期相遇之緣,也許只有琳娜理解納拉內心深處的情殤。因為納川先皇賦予納拉無上軍權,納西皇帝打心底對納拉不安心,總想以各式罪名奪取軍權,達到軍政合一,徹底鞏固自己的統治地位。如今,納西再也不是十二年前皇城下的納西,“哥哥”只存在于納拉的記憶里。

  “殿下,一切都會過去的?!?p>  琳娜如常捂住納拉的掌心,但是,這次納拉并無所動,只聽見他吞吐細言,

  “真的是本王錯了!”

  琳娜巡視周圍無意發現一具尸體上有張紙,本能的想轉移納拉的注意力淡化他的悲傷,就起身去撿。指尖接觸瞬間黑色蔓延到額頭,納拉來不及多想召喚白龍真身為琳娜凈化毒素。

  “你還好嗎?”

  納拉婉言相問,然而,琳娜已然說不出話來。與此同時,彌漫的血液腥味有毒,其他侍衛昏頭倒地,吐血斃命。納拉火速帶琳娜往南撤回兩里,暫得安全地帶。

  待琳娜恢復精神,納拉功力消耗也差不多三成,累的汗流不止。

  登時,納拉覺得自己中了敵方的連環計。敵方在七彩河設套毒死侍衛,再讓納拉順利為琳娜解毒以此達到削弱納拉實力的目的。納拉猜得沒錯的話,敵人一直埋伏他們周圍,只不過在等一個適當的時機出擊。

  納拉使用他驚人的環境感知能力定位敵人行蹤,結果并沒有任何發現。如不是納拉的猜測錯誤,就是敵方實力在二階血帝之上。

  “閣下德高望重,為何不敢以真身示人?非要行鼠輩之范?!奔{拉卯足氣力把話送出去。

  話差不多傳出十里之外,只聽見樹梢搖擺抖動的沙音,敵人依舊銷聲匿跡。難道真的有埋伏嗎?琳娜認為是納拉多慮了,但是,行走江湖數年的經驗告訴他事實非也。

  敵在暗,潛伏時間越長,危險性就越大。納拉別無選擇的主動請他們現形。白龍真身游曳于納拉前后,即刻,納拉掐指結印,飛沙走石,黎明的風暴就此誕生?,F實世界的血族秘技分化四派:火系,水系,木系,風系。納拉所習的秘技屬于水系,與白龍之力相結合是超越京都皇族水系秘技巔峰的存在。

  烏云朵朵,雷電閃爍,湛藍的天空像是被鐵箭洞穿。圓形能量球把納拉和琳娜隔離于外面世界,白龍穿梭云間,暴雪翻涌似的傾瀉,不一會兒,萬物表面凍結一層厚厚的冰霜。蒼龍振尾長鳴,白雪所覆蓋之處,類如樹木,堅石等等粉身碎骨。在此等零下二三十度的環境中,任敵人使用隱身秘技躲避納拉的探測,也終將現形。

  剎那間,位于琳娜六點鐘方向,一把長劍突至,速度之快,無法形容。納拉雖為二階血帝,但是當劍鋒相距琳娜背心毫米才被發現。納拉挽琳娜細腰一邊前進,一邊以白龍之力沖擊減弱長劍威勢。待長劍動能減為零,納拉十倍的力量反向擊出。琳娜只看見那把劍排山到海之勢戳破空氣發出震耳欲聾的龍吟,似乎并不知道自己剛才差點奔喪黃泉之路。

  埋伏的敵人未現形,也未曾料想納拉生性霸道借此反擊。納拉沒有留給敵人結印的時間,就是要打他個措手不及。

  距離納拉百米開外,只聽見一聲鈍響,緊接看見一個男人肚皮剖切一個大洞,透過血洞能看見長劍絲毫沒有受到減速般刺穿邊境的千胥山,相傳,那座山盛產黑索金。

  “傳說中的白龍之子果然名不虛傳??!”

  敵人終于現形,一名高大,黝黑肌膚的中年男子言道,他的袖口不斷淌下紅色血液,應該是被長劍所傷,另外,四周地躺幾具尸體。他們只剩下五個人。

  “你是誰?”

  納拉嘴角上揚,輕屑道。反擊原本鎖定發出攻擊的人,據其精準巨大的殺傷力,攻擊者一定是該小隊的隊長,而納拉認為隊長已死,中年男子根本沒有資格跟他對話。

  ‘殤’行動隊隊長?!敝心昴凶佑袟l不紊吐出六個字。

  霎時,納拉不可一世的雄心涼了幾分,中年男子說他是行動隊隊長,那死掉的人是誰?替死鬼。納拉自信十足他的反擊掞溪國能扛下的強者沒有幾個,尤其當攻擊融貫白龍之力,雅萊仙島能接住的是少之又少。中年男子平淡的口氣,一只手負傷,他竟然還能保持臨危不亂。

  “閣下高姓大名?”

  納拉雙手作揖,極為誠懇的樣子,面前的人實力未知是最可怕的,他該謹慎小心。

  “肖寒,殿下不記得在下嗎?”

  肖寒緩緩逼近,其余四人排列左右。等視線漸漸清晰,納拉似覺似曾相識,但一時說不出在何時何地見過。琳娜拉了拉納拉的戰袍下擺,小聲提及“三年前”和“八人眾”。納拉恍然大悟,對,肖寒就是三年前“殤”八人眾之一。

  而這一天,他們等的很久了。對于納拉而言,他可以一雪前恥;于肖寒,意義截然不同,三年前,哥哥肖仞為他扛下納拉的終極秘技“白龍戲雨”,斷氣千胥山,為兄報仇成為他一生的夙愿。

  “來吧,納拉!”

  肖寒好像爆發了全身的力量,一聲呼喝撼動山川,震破蒼穹。執一柄匕首,幽影般殺來,納拉隨即召喚佩劍,進行格擋。雙方力量注入兵刃,這是一場強者之間的較量,誰能堅持最后,誰就是勝者。肖寒修煉的屬于火系秘技,水克火,表面上納拉占盡優勢,實則納拉明白對方實力至少是四階血帝的水準,而且對方只用了兩成功力抗衡自己的七成功力,照此下去,納拉必敗。

  該如何脫手,進也不行,退也不是。由于功力全部用在抵御肖寒,納拉甚至無法召喚白龍真身護體,他現在能做的只有等,等待對方首先出現破綻。

  “殿下,他的丹田?!?p>  突然,琳娜大聲喊道。她側旁觀看,發現了肖寒的死穴。

  應時,火花引燃爆現場的氣氛,肖寒和納拉的目光同時凝結。納拉奮力一搏催動劍弦,迫不得已地,肖寒主動放棄先機,被動收回匕首。依納拉的個性,一旦占盡優勢,勢必乘勝追擊,右手揮舞長劍直逼咽喉,左手結印召喚白龍真身。肖寒的四個部下見情況不妙,舍生忘死挺劍擋在肖寒的面前,他們的眼光浮現一絲微笑,繼而是血液的余光。肖寒運力橫持刀身抵擋長劍,令他始料不及的卻是納拉左手一掌打在丹田。

  肖寒仰天吐出一大口血,血跡浸染,面目猙獰。

  “你,還要打嗎?”

  納拉反手一劍插穿他的大腿,令肖寒直直地跪在面前,納拉享受罪人的懺悔般問道。

  鮮紅的血液落在肖寒的眼角,模糊了視線,他鬼使神差的笑了,他好像看見了他的哥哥,然后,他看見了哥哥為他死去的一幕。肖寒掙扎,忍劇痛站起來,盡管感覺像是緩緩凌遲,但這種痛比起他三年來所受的不值一提。

  納拉心里一凜,麻痹感稍縱即逝,那種倔強的目光是他第二次看到了。第一次是在億語為保護雪依寧死不屈時見識的。但是肖寒的腳已經重傷,納拉真想看看他能掙扎到什么地步。

  只見肖寒捏指結印,身體煥發沖天火光。頓時,沉靜的空氣中一顆炸彈引爆了般,高壓熱浪以肖寒為中心膨脹開來,納拉眼疾手快瞬間抱起琳娜疾步后退。要說僅僅威力嚇倒納拉,那是不存在的。動人心魄的是幾根綠蔓破土而出盤曲纏繞支撐肖寒受傷的腿部,毫不夸張的說,肖寒的大腿正慢慢恢復力量。

  皎如日星,肖寒同時掌握火系和木系兩種秘技。然而,納拉不可能相信這種謬論,因為不同派系秘技相互排斥,不可能同時存在是理所當然,而親眼所見卻又令他不得不信。

  納拉擦亮眼睛希望能看出其中的門道,約莫過去半刻種,藤蔓褪去顏色枯萎了。而不知為何,肖寒經過短短半刻鐘的調養竟然滿面紅光。

  “納拉,你準備好受死了么?”

  他更是如此大言不慚道。他炯炯的眼神,就像是看死人。

  “究竟是什么給你這么大的勇氣?”納拉心想,回過神,只見肖寒奔行如風而來。

  作為一名戰斗經驗豐富的強者,納拉知道再嚴密的攻擊一定有破綻,對方移動迅速只不過為了掩飾其漏洞。結果,納拉定睛一看,他怔住了,沒錯,他沒有看錯,肖寒兩只手同時結印,而且兩個結印手法大相徑庭。

  納拉召喚白龍真身,運轉白龍之力去接肖寒的攻擊,突然,腳下發生異動,碩大無比的藤蔓從地底下迸發,出其不意困鎖他的身體,導致手無法動彈,這下,他成為任人宰割的羔羊。肖寒淡淡的微笑,三年了,他終于可以如愿以償。他位及一階血帝,論實力,戰勝納拉的幾率為零。天賦資質比不過,肖寒另辟蹊徑,通過服藥提高異派秘技排斥的免疫力,修煉木系血族秘技強化實力。盡管服藥過程疼痛難忍,但是親眼見到哥哥的死是他最大的痛苦,沒有什么不能忍受的。

  肖寒調運所有的力量集中掌心,對準納拉的腦門,明天天下人看到傳說中白龍之子的腦漿,那將是多么可笑。

  待一掌擊出,肖寒沒有落空。應時,整個世界安靜下來。

  “怎么會?”肖寒突然哽咽。

  揚灑地上的不是腦漿,而是鮮血,那一剎那,琳娜撐起防護罩抵擋肖寒,以卵擊石般防護罩立即失效,琳娜承受了所有力量。

  納拉探她呼吸,手不情愿抖回來。

  “她死了?!?p>  納拉小聲說道,即刻,藤蔓崩裂,白龍擺尾,扶搖直上九重天,驚嘯長空,地動山搖。納拉身上一束紫光直指云端,其中似乎隱藏某種玄法奧妙,打通現在,連接未來。在肖寒看來,納拉正在晉級三階血帝。

  “本王要你死無葬身之地!”

  肖寒倏地反應過來,只見納拉氣勢洶洶,空氣中充溢無盡的恨意。

全民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