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億語傳
玄幻
類型
橘子Pst
作者
13.59萬
連載中
第十章 自我犧牲

  瑟瑟微風,陽光普照,夏日的燥熱少了些。

  虹闕斜嵌峭壁花崗巖半尺,納拉好奇,自然不知道虹闕當時攻擊風決直接穿過了洞口。依樵夫傳風決所言,澽浕已毀,虹闕失去了價值,盡管它為五決之首七決的佩劍,但是當日虹闕為億語療傷消盡能量,如今它只是一把普通的劍。

  億語臉色蒼白,呈現一幅死狀,納拉心中一酸,莫名同情他的遭遇,想起大婚當日,云霆介紹白龍之子的名號,常人聽后無不震驚,他的表情竟然始終如一。當他聽見雪依處于危難之間,孤身直闖天牢,朱雀門高手如云,吊打他不費吹灰之力,到頭來他與雪依相安無事,納拉深深佩服他的膽識和情義。不惜一切引導億語歧化破解湖面封印,風決的做法實在令納拉作嘔,有違八階血帝的身份,納拉探億語鼻息,為了防止風決趕盡殺絕,暗自封穴讓他假死,手猛的縮回造成億語死亡的假象。納拉使劍訣解穴,億語漸漸睜開了雙眼。

  “你還好吧?”

  昏迷過程中,億語做了個很長的夢:他是個孤零零的孩子,母親過早逝世,還不受父親的待見,唯一的親情關懷來自于相依為命的弟弟,世界上對他傾心相待的人沒有幾個,在同齡人血族秘技有所成就位居高位,他還做著客棧小工每天受旁人冷眼,他胸懷雄心,成為血帝受萬人景仰。他反對宿命,他修煉血族秘技,他躍居一階血圣。禁靈域七決為他犧牲,大婚雪依救他于水火,神秘風決贈他寶劍。風決狠心不顧他性命利用他歧化與湖面封印同歸于盡如噩夢與他糾纏不休,世界待他不薄,但到頭來是一場空,他只是一枚棋子,受強者任意擺弄的棋子。

  “好?為什么這個字與我格格不入?”

  億語苦笑一聲,倍感失落,全身無力,湖面封印銷毀他血圣靈魂回路,以生命為代價好不容易提升的一階血圣也沒有了。

  “你不要失望,一切都會好起來的?!奔{拉贈他虹闕,尊貴的白龍之子難得安慰億語這樣生活江湖底層的人。

  “白龍之子在可憐我嗎?”語意略帶嘲諷,但億語還怕什么。

  納拉理解億語的心情,笑而不語,前面帶路動身離開這里。

  進入叢林,樹葉阻擋了陽光,漆黑一片,白天與晚上沒有什么不同。

  憑借敏銳的感知,納拉發現他們按地圖行走路線與來的時候稍微不同,難不成是封印改變附近地形致使他們行進方向錯誤嗎?納拉不敢確定。他們點燃火燭,走一步看一步。

  “等等?!?p>  納拉突然止步。

  “怎么了?”

  “億語你剛才有沒有聽到一聲叫喊?”

  “沒有啊?!?p>  “是我太緊張出現幻聽了嗎?”納拉心想。

  露水從數丈高的樹葉滑落,滴答滴答聲此起彼伏。

  叢林高深,多蛇蟻毒蟲,納拉囑咐億語小心腳下,他功力全無,對毒蟲毒素沒有任何抵抗力。納拉的關懷沖淡他些許悲傷。

  “白龍之子你也小心!”

  納拉聽到提醒,驚詫不已,尋思估摸他心里好受了些,一不留神,腳踩硬物后仰滑倒,億語及時托住他的腰。

  就在納拉腳踩的位置,腐爛堆積的樹葉中絲絲聲傳來,一條森然青蟒張血盆大口攪和樹葉露出蛇頭,身體應時糾纏納拉腳踝,納拉抬腳頓時感覺千斤重的拉力。蟒蛇頭部有力靈活沿腳向上纏繞,億語伸火燭恐嚇,只見蟒蛇360度急轉彎一口生吞火燭,如不是納拉行動迅速拉回億語的手,蟒蛇鋒利的牙齒快要把它割下來。

  “呵呵,區區蟒蛇,竟敢侵犯本王?!?p>  納拉運轉心法,真氣回溯筋脈,充斥血液翻騰燃燒,朝外迸發強大熱量,納拉籠罩一片血色光芒之中。蟒蛇遇熱灼燒,全身酥軟。納拉叩擊心海,炙熱的真氣燒的蟒蛇尸骨無存。

  “剛才你怎么能妄自欲用火燭嚇退蟒蛇呢?你知不知道它隨時能要你的命!”

  納拉大怒道,怪罪億語的不理智。

  從來納拉給億語的僅是高冷的形象,今天第一次見他生氣的樣子。腦子一股熱拿火燭對付蟒蛇,億語道不清楚其中的緣由,只是覺得別人稍微關心你一下,你就要用生命去守護他一樣。

  他覺得這是真誠,其實這是孤獨。

  “好了,好了,別再盡做些傻事,本王二階血帝,有什么能奈何的了本王!”

  納拉滿臉桀驁,不可一世的樣子。的確,他二階血帝,白龍真身護體,他有資本立足萬人之上,理所當然擁有一份傲氣。億語滿臉愧色,他是多么希望擁有那份傲氣,萬分之一也好,至少讓他看起來不這么狼狽。他慢悠悠跟納拉后面,片刻,到了瘴氣林。

  遍地白骨死相可怖,一踩粉碎,散發濃烈的惡臭。定元丹效用還沒褪去,他們勉強能抵擋瘴氣的侵襲。

  納拉想起駐防將軍的話:“不少位及血圣,血帝強者進去后沒出來過?!碧锰醚蹚娬邤〗o瘴氣是在說笑嗎?當時進來的時候沒在意這個問題,但納拉見識刷新人認知的古戰場遺址,事情恐怕沒這么簡單。他打起十二分精神警覺周圍的一切,忽爾,聽見了一段對話:

  “在下拜見各位英雄!”

  “呵呵,算你有見識,你知道我們是誰么?”

  “不知道,在下也不想知道?!?p>  “本尊生前八階血帝,因為修習長生術死后元神出竅,被古戰場遺址封印生生困在這里?!?p>  “在下普普通通的樵夫哇,請各路英魂憐憫在下一條性命?!?p>  “本尊放你們平安進去,期盼你們解開封印,失手而歸,沒有活著的必要了?!?p>  對話中自稱樵夫的應該是納拉洞口見的那位,納拉才知叢林內有乾坤。他自認身為掞溪國皇族,盡當保護子民,億語聽到那段對話,應時阻止。

  “干什么?”

  “殿下難道沒有聽到他們自稱八階血帝的元神嗎?”

  納拉頭腦瞬間清醒,當務之急應該是想辦法欺瞞他們的耳目出去。

  八階血帝對周圍環境的感知范圍可以擴展方圓十里,能聽到他們的對話說明納拉億語身在他們的感知范圍內,納拉原路返回再饒折十里,但愿沒有被發現。

  四周環境風平浪靜,他們舒了口氣,以為自己逃出魔掌,折返十里后地圖顯示來到古戰場遺址,但眼前所見令他們屏閉呼吸。

  火舌玉巖漿淌過之處,硝煙彌漫,刺激性的硫化物氣體毒死草木,野獸渺無蹤跡,封印澽浕的那座山憑空消失了。

  “怎么會?”

  納拉見多識廣,但無法回答億語的問題。

  三百年前留下的梗,時過境遷,事物玄乎變化,遠超他們的想象。

  朽化的龍骨懸掛一件術袍,獵獵作響,術袍上風鸞鳥圖案刺目鮮明。烏云蔽日,天空頓時昏暗,只見大地玖魁星陣鋪陳,星光閃耀,被束縛的英魂穿戴黃金鎧甲,手持長戟,颯爽英姿橫空出場,迷霧消散,風決五花大綁石柱上。

  “你們想去哪里?”佩戴長劍的為首英魂言。

  納拉心生不安,英魂首領表面平常一句話,但蘊含一股排山到海之勢,他這是在示威,表明自己不可戰勝,勸納拉別做無力的反抗。而納拉天生皇者風范,在他的字典里沒有認輸,劍眉星目,與英魂進行無聲的對峙。

  天空烏云翻涌,冽風抖動樹木軀干,叢林深處一群鳳巢鳥受驚歸巢,風暴即將來臨。

  目光如電,無聲的對峙依然進行,細雨蒙蒙,沾染發絲,雨點折射光線為他們染一頭銀發,納拉額前一簇劉海隨風搖曳。

  閃電撕破長空,雷霆打碎沉靜,數十道紫光抽射而出,以他們為媒介,天與地相連交換能量。納拉召喚白龍真身,銀白蒼龍盤折他的身軀,一雙鐵足踐踏泥土紛飛,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殺過去,英魂首領愕然,看不懂納拉的招式,白龍真身在他的年代聞所未聞,它到底是怎樣一種秘技。英魂首領只覺納拉所爆發的力量純凈無比,正恰于壓制像他們經歷三百年早就歧化的元神。他身形擺動不敢承接納拉的招式,位于英魂首領后面的兩位英魂未曾料想首領的閃躲,頓時,佛光由一點膨脹及大砰然爆炸,白龍真身瞬間吞噬了他們。

  在場眾人為之一驚,就連納拉自己也不例外,白龍真身吞噬八階血帝的元神,他是在做夢嗎?

  “請問閣下何方神圣?”英魂首領敬重口氣言,臉上的輕蔑不見,因為他明白納拉有能

  力與他一決高下。

  “掞溪國皇族,白龍之子?!奔{拉驕傲的回答。

  “納蘭靖么?原來如此?!?p>  英魂首領幡然醒悟,好似明白了白龍真身的奧妙。

  綁在石柱的風決注意到英魂首領的表情變化,隨即想起氏神碑的署名‘納蘭靖’,洞口的玖魁星陣為他所設,八階血帝功力沒能破解,可是納拉區區白龍之力卻解開了,現在他的白龍真身偏偏吞噬了力量甩他幾條街的八階血帝元神。風決縱觀天下三百年,頭一回遇如此不可思議的事情。

  “什么納蘭靖,什么白龍之子,各路英雄好漢,饒在下一條賤命吧!”風決故作嘶啞,欲套英魂首領的話,看納蘭靖與白龍之子內在淵源。但是英魂首領直勾勾緊盯納拉的動作,腦海時刻模擬納拉的進攻思考應對良策,絲毫沒在意一個低賤的樵夫。

  “諸位英魂還要打嗎?放過他們,本王概不追究?!?p>   “本尊被禁錮自由三百年,今天不如打個痛快,閣下,難道覺得自己一定會贏么?”

  “哼!”

  白龍朝天嘶吼長嘯,精純的白龍之力涌灌納拉天靈蓋,銀閃閃的龍鱗織成一件鎧甲圣衣,赫然套在納拉身上。納拉結印召喚長劍,那鎧甲與長劍的力量存在某種共鳴,相互碰擊激發細小玖魁星封印圖案。

  一聲喝令,圣光驅散硝煙,長劍削破雨陣,銀鎧抵擋長戟,元神灰飛隕滅,鮮血洗滌塵埃,剛柔兩劍交濟。短短過招,白龍真身吞噬了數十個英魂,而納拉毫發未傷,這樣下去,英魂必敗。納拉心氣高傲,不愿繼續勝局已定的廝殺,他氣沉丹田,收回功力。

  “本王十分敬佩風靈王,諸位三百年前追隨風靈王血戰沙場,何等英勇,請諸位停手吧!”

  英魂首領手中劍登時落地,愉悅,勇敢,堅毅,依次浮現他的面容,最后臉色一沉,繼而浮現的是怨恨。

  “呵呵,我等早就沒資格自稱風靈王的部下,我等心中風靈王信念‘絕不屈服命運’根深蒂固,但三百年過去,一切都沒有了,閣下經歷過孤獨如噩夢般驚擾你徹夜不眠嗎?”

  只見各位英魂禪坐玖魁星陣角,英魂首領立于陣心。一道星光從叢林另一端山巔激射而出,綿延百里連接英魂首領所處的陣心。星陣邊角的英魂形體如塵煙消散,一顆顆血色晶核懸空漂浮,透明空氣暗潮洶涌,兩萬尺高空直徑約千尺的白色能量球隕落,好似蒼穹流下的一滴熱淚。此刻,天下人停步駐足,他們不知道這是數位八階血帝力量聚集的爆發,而是把這稱為自然鬼斧神工的奇跡。

  “再見了?!?p>  英魂首領說完最后一句話,化作帝楔,頓時,玖魁星陣邊角陣心連成一線,無比強大的黑暗能量光線射向那墜落的白色能量球,陰陽兩股力量的交鋒,通向地獄的大門即將打開,死神即將降臨,對手再強大于它而言都是螳臂當車。

  風云變幻,空間扭曲,鬼神哭號,時間量度大大減短,血色恐怖的地獄已經打開。納拉知道犧牲無可避免,他迅速的把樵夫和億語轉移安全地帶,自己孤身一人,等待死神之手的到來。

   死又如何?他這樣安慰自己。

  剎那間,納拉召喚白龍真身護體,成功抵擋死神之手,只感眼前一黑,地獄之門緩緩關閉。

  他回首,億語血淋淋躺在了他的面前。

全民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