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億語傳
玄幻
類型
橘子Pst
作者
13.59萬
連載中
第六章 虹闕的秘密

  奔跑于空曠的原野,后面不知道有多少追兵,雪依不敢停下來。背負億語這對于她朱雀門千金夠吃力。功力也消耗的差不多,腳勁沒使穩,億語直得飛出去,裙擺刮開細長的口子。雪依努力把億語負于背,幾乎耗盡力氣,只覺頭暈目眩,還能走多遠,她自己都不知道,只有一個念頭:保背上的男人平安。

  朱雀門經歷一戰元氣大傷,沒有余力去追拿雪依。夜狐已經暴露行蹤,不知京都下達多少密令捉拿夜狐,此時黑暗中多少人垂涎夜狐這塊肥肉,夜狐莽然行動可能正中中敵人的圈套。而早在兩里開外的納拉一見雪依逃跑即刻展開追捕。

  納拉運轉心法,掩蓋紫光,風馳電掣般在原野疾跑,虹闕對于他已是囊中之物。雪依奔跑數里累倒再也沒力氣爬起來,周圍風平浪靜到她誤以為擺脫追兵,卻不知道危在旦夕。

  納拉如神降臨雪依面前,眼神孤傲,不可一世。

  “想殺他,就從我的尸體跨過去!”

  雪依倔強,鐵心鐵意。

  “你以為本王不敢殺你么?”

  納拉虛空幻化一把劍,頂在雪依的喉嚨。億語目眥欲裂,使盡全身力氣站起來,握虹闕擊開雪依脖子上的刀鋒。他左傾右倒擋在雪依面前。

  “傷害雪依郡主,得先問我答不答應!”

  隨即納拉狂妄的笑了,眼前的男人站都站不穩,竟然如此大的口氣,他也不看看站在他面前的人是誰。納拉嘴角謔笑,抬腳便踢飛億語,草地留下兩條深深的拽痕。億語手扶虹闕,運轉血圣一重心法,站起來繼而向納拉揮砍。

  納拉又是一腳,億語后退差不多半里,雪依眼含淚水求他不要繼續往前走,但億語沒有選擇聽從。他劍插大地,行動緩慢的站起來,喪尸樣的步伐向納拉走去。納拉的腳勁不輸於容的掌力,億語嘴里黑色的鮮血不斷流出來,體內五臟六腑翻轉倒海?!拔铱梢员Wo你”他不斷重復這句話,向雪依證明自己,他的內心深處到底有著怎樣一份信念支撐。

   億語舉劍凌躍當空劈下,納拉輕微轉身躲過,億語揮劍橫削,納拉后退數步又是輕易避過。

  但是雪依從億語身上看到一份堅持,到死都不放棄的堅持。面對納拉,他沒有被打敗,而她看見納拉一刻自己打敗了自己。

  “不要做無謂的掙扎,你不可能打敗本王?!?p>  納拉不勝其煩著眼看億語不自量力的刺殺,殺意瞬起。他奪走虹闕,劍尖對準億語要害,而朗朗乾坤之下,一串名不經傳梵音送入了耳中,手像被針扎一樣,疼痛滲入筋骨,納拉毫不猶豫扔劍,億語得以暫時保命。

  納拉對梵音又熟悉又陌生,知曉是哪位高人到臨,且階位絕不在他之下。四處細察不見人影,納拉揣度他使用隱身秘技。登時一條紫色蒼龍怒發沖天,納拉運轉血帝心法,經驗告訴他不可掉以輕心。

  “尊上不肯現身相見嗎?”納拉內功把話送出去。

  只見透明空氣顯現五尺人形,一個人從空氣中走出來,術袍上的鳳鸞鳥極其亮眼。納拉風云變色,頓生怯意,行動收斂,展開輕功溜得沒影,令人好生驚奇。

  “雪依郡主和少年應該還認得在下吧?在下名喚風決?!鄙衩厝搜缘?。

  怎不認識,雪依和億語可謂記憶深刻,但他們不敢放言。半月前,雪依偷偷出逃朱雀門,回避白揚少主的騷擾,正游離熱鬧街市。青樓家丁惡打一名中年男子,原因為男子嫖妓后不給錢,雪依于心不忍,饋贈千金解圍。不料面紗突然掉落,名動全城的美貌引無數權貴豪紳竟折腰,創下“石榴裙下死做鬼也風流”的佳話。于億語而言,風訣就是那個騙光他工錢贈他虹闕的高人。

  “看兩位面容,多日不見,好像沒有歡迎本尊的意思?!?p>  “尊上還要裝嗎?白龍之子都被尊上嚇跑了?!眱|語回應道。

  風決聽后像個孩子撲哧一笑,“少年,你所見的不一定真實,”他扯下玉佩,“如果你佩戴這塊玉佩,不要說白龍之子,納西都要敬你三分?!?p>  億語難以置信,就靠一塊小小的玉佩嚇跑血帝尊者,騙三歲小孩嗎?

  風訣繼續言,“當血帝八重心法封頂,虛無之中都會成形這樣一塊玉佩,所以它代表至上力量。說來可笑,玉佩在下黑市交易偶然獲得,利用它七進七出掞溪國的青樓不給錢沒人敢攔你,唉,那一次在下忘記帶了?!?p>  聽風決說道,雪依和億語的的心終于沉下來,原來面前的‘高人’是個好色之徒,風決贈送虹闕億語時可能根本不知道虹闕的真實來歷,他大肆鼓吹只不過想騙取億語的錢財去淫亂做樂。

  “你們想知道虹闕的秘密嗎?”

   風決說出這句話好想他很了解似得,瞬間顛倒雪依和億語對他的想法。為什么堂堂白龍之子為虹闕不遠萬里來到宛月城?為什么夜狐為虹闕冒險與朱雀門殊死搏斗?沒有虹闕就沒有這切是非爭端,這其中隱藏太多的秘密,他們太想知道虹闕的真實來歷。

  “少年,你去過叫禁靈域的地方吧?”

  “嗯?!?p>  “當夜晚星辰閃耀,玖魁星星光澆注劍身,通往禁靈域的大門打開,那里就是虹闕秘密所在。虹闕力量的源泉也來自那里?!?p>  “我去過禁靈域,除了排列詭異的墳墓,惡心的怪物,和當地的護法,沒發現什么?!?p>  “本尊問你護法叫什么名字?”

  “七決?!?p>  話音剛落,風訣表情略顯痛苦,好像認識七決似得,隨即問道,“他又是否交代你什么?”聲音腔調較之前明顯有點哀傷。

  “第一,找到澽浕;第二,告訴叫御思決的女子,他愛她?!?p>  風決聽后一把鼻涕一把淚哭訴起來,億語的話似乎觸動他的傷心往事,令他不能自已,雪依遞他一張手帕拭淚,慢慢的風決情緒好轉。只見他掐指結印,一陣狂風旋起,轉眼過后,他們來到一座行宮。億語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修煉血族秘技帶來的效果僅是大幅度提升身體靈活性,脫胎換骨的改造,可從來沒有這種瞬移的操作。更令億語驚詫的,他們來的行宮與禁靈域七決的寢宮一模一樣,給億語的錯覺是他又回到那個地方。然而當他看見火舌玉墻壁,風靈王畫像,地上的一具白骨,他失色沉默,這就是禁靈域,不錯,他為救他出去犧牲了自己。

  億語點燃三炷香,跪下,磕六個響頭。他不禁想起七決對他說的那句話“因為你沒有要保護的人”,事情仿佛發生昨天,但這里好像十年已逝。風決沒有留意地上的骸骨,更不知道那是七決的。他取下畫像,光慨嘆畫風的精致與宏偉,為風靈王的氣勢所攝服。

  “三百年前,一切盡毀,只有三幅風靈王畫像幸存傳下來,如今集市交易算屬無價之寶?!?p>  他上下溫情摩裟,宛若撫摸女子的肌膚,讓雪依和億語以為他要當賣錢財嫖妓享樂,雪依想想不堪入目,一手搶過畫,風決才從淫蕩思想出來。

  “少年,你還記得它嗎?”風決手指風靈王的佩劍。

  “澽浕?!?p>  “對,曾經有個說法,得澽浕者,得天下,可他們卻不知道風靈王統治天下是因為他的仁愛,納拉費勁心思想得到虹闕,為的就是澽浕,鞏固掞溪國的統治?!?p>  “那虹闕與澽浕有什么關系?”

  “虹闕是解封澽浕的鑰匙,至于虹闕為什么可以解封澽浕,本尊想,秘密藏于此?!?p>  億語靈光一現,帶路來到墳場,當初他看見七決壓沉墓碑一條光路從天而降,說不定墓碑隱藏玄機。

  只見風決撥開荒草,擦洗灰塵,仔細端詳碑面,那龍飛鳳舞的文字好像在他看來得心應手,接連觀察十塊墓碑后,他氣喘吁吁倚靠墓碑歇息。

  “這些土包根本不是墳墓?!?p>  億語瞠目結舌,不敢相信風決的話,雪依從一開始進來就覺得這里平靜異常,聽后更是心驚肉跳。

  “碑面鐫刻封印惡靈的咒語,一旦某個碑面咒語失效,我們就有麻煩了?!?p>  隨即億語想起透明怪物從土墩爬出來的畫面,這能證實風決所言屬實。他運轉心法模仿七決按壓墓碑,如他所見,光路橫亙墓場,通向荒野外界,但迎面而來的卻是全身蒼白的人形怪物,同樣的,它的眼睛因為常年封印而退化,嗅覺卻靈敏非常,但這不同于那透明怪物,它擁有更強大的體魄。身形如狼,迅猛如虎,怪物一聞到獵物的氣息,手腳并用向億語狂奔而來。雪依見狀,二話不說,運轉血圣二重心法,赤手空拳抵御,一擊斃命,億語及時抓回雪依手腕,怪物與億語擦肩而過,留下六道血痕,億語只感到肩膀火燒灼痛,毒素沿血管擴散,傷痕周圍一大塊皮膚開始潰爛,血流不止。怪物嗅聞血氣,精神振奮,氣焰囂漲,此時,億語忽感晴天霹靂。

  其余的怪物聞血氣千軍萬馬集結,數量不及億語原先見識的十分之一,其中大部分負傷病殘,看來它們剛剛經歷大戰一場,即使如此,億語他們還是生機渺渺。他們不斷后退,直至走投無路。

  “對不起,雪依郡主,不是因為我,你不會受此危難?!眱|語頻頻自責,似乎已經抱定死的決心,等待怪物的最后的反撲把他吃掉。

  “別給我宣告悼唁什么的,不到最后一刻,輸贏未決?!?p>  雪依鏗鏘駁斥億語,話中有種蔑視他的意思,面對強敵,至少她沒有放棄,她運轉心法做好隨時決戰的準備,上前一通橫掃就是直接干掉幾十個前鋒,氣勢震懾的怪物不敢上前。

  “好一個巾幗英雄,讓本尊汗顏哪!”

  風決倚靠墓碑終于站起來,神情輕松自然,不慌不忙,仿佛沒把怪物軍團放在眼里。他跨步上前,扯下玉佩高舉,怪物不見得有任何反應。他冷哼一聲,“真是不自量力”,隨即掐指結印,虹闕嘶鳴,吸收玖魁星星光,他握劍便插大地,光波波瀾,颶風頓生,荒草連根拔起,日月星辰都受他召喚般。怪物見狀,齜牙咧嘴進行最后的反撲,風決嘴角彎一抹弧度,瞬間拔劍,矯健躍空,身姿當有畫像中風靈王之態。只見風決拖一連串殘影,怪物的尸體錘擊大地,猶如密集的鼓點,奏響激揚的戰歌,白色的血液反射劍光顯得耀眼奪目,彰顯鐵十字的榮耀。每具尸體對他而言都是墊腳石,借力奮躍,一道優美的弧線,對億語雪依要命的怪物于他不堪一擊。

  風決落地,猶有武士寶劍收鞘的利落。

  “你還想打么?”

  千軍萬馬兵團只剩下怪物首領一人,風決背對他言道。

  “虹闕劍術登峰造極,閣下是五決之一吧?”

  “對?!?p>  “本尊心服口服,請賜死吧!但本尊就算死了,對這個世界的怨恨永遠不會消失的!”

  怪物首領隨即如鬼哭號的笑,風決眼角余光閃爍,鮮血噴出,那笑聲隨之停歇。

  雪依和億語猛地回過神,風決近乎神樣的操作他們看得目瞪口呆,確信他就是八階血帝。風決無從爭辯,親口承認,雪依和億語肅然起敬。

  只見風決默念咒語,風云巨變,天空瞬間黑暗,小小的旋渦在天空扭轉,不約一會兒,旋渦迅速壯大,形成龍卷風,向大地漸漸壓制而來,那天空的缺口也越來越大。當龍卷風降臨墳場上空,各個墓碑射出一道紫光,撐開防護罩,龍卷風瞬間停止,風決噴出一口血。

  “想不到封印惡靈的力量如此強大,憑本尊血帝八重心法奈何不了它?!?p>  風決收回功力,禪坐入定。雪依和億語一旁不知所措。

  待風決睜開雙眼,他的臉色紅潤許多。

  “少年,本尊受封印術反噬,以本尊功力怕是無法進入禁靈域第二層?!?p>  話畢,雪依和億語回到初始位置,但虹闕,風靈王畫像,風決不見蹤影。虛空中顯示,“少年,后會無期?!?

全民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