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九劍錄之劍歌
仙俠
類型
未贏棋
作者
6.74萬
連載中
第十九章:豫魯道開門迎客

  豫魯道,東臨渤海,西近京畿實在是大周版圖上的富庶之地。不僅如此,天下書院大小無數,尤以西子書院在內的二十四座為尊,而豫魯一道就占據六座,可見其儒風之盛。除此,更有被大周二世太宗皇帝戲稱為“合禮而不合禮”的天下唯二的學宮——稷下學宮,與神都內的“正統皇命”國子監學宮東西呼應。

  合禮,在于豫魯道乃儒家立教至圣孔氏圣人的生養之地,可謂天下儒生之源地。而稷下學宮更是昔日孔圣人傳道之地,自古有之,歷代皇室皆皇命之。

  不合禮,在于學宮乃一國文運之象征,歷來唯一。而大周高祖起于西荒野之小國,雖一統六合卻對蠻夷之稱耿耿于懷,故開國后在神都立國子監學宮,卻不好廢去久為讀書人圣地的稷下學宮,從而造成了這尷尬局面。

  最后,稷下學宮便成了雄才偉略的大周太宗口中的:“合禮而不合禮”的學宮,反倒有些皇命的意思。

  威???,臨海之濱,恰好有二十四書院之一的上善書院坐鎮。而上善書院也與燕北道內滄海為鄰的碣石書院合稱“臨海雙珠”。

  此時,通往威??こ悄祥T的官道上一輛馬車疾馳,駕車的斗笠男子遙遙看到城墻后勒了勒韁繩,車速漸緩。男子回頭對著馬車里面道:“祁大哥,威??ぞ驮谇懊媪??!?/p>

  秦淮河上,一個白衣束冠的讀書人腰間佩玉,癱坐在扁舟頭,身邊放著書箱,寶劍斜靠在書箱上,酒葫蘆躺在書箱邊。

  讀書人正正身子,伸個懶腰,比方才端正了許多,但是與書上說的坐如尸卻是半點不沾邊,反倒像是個……宿醉的浪蕩子弟。

  “白瞎了那俊俏的模樣,穿著像一個讀書人,看來也是誰家的浪蕩子?!睋未睦萧构粗凶有南伦哉Z。

  “老人家,我可真的是個讀書人啊?!蹦凶优ど砜粗萧构J真道。

  “???”老艄公看著眼前豐神如玉的男子撓撓頭道:“說實話,公子我老頭兒覺得您還真不像,還不如俺們村頭的教書先生像嘞?!?/p>

  “哦?”男子眉頭一挑道:“那位先生是何模樣?”

  老艄公撓撓頭,心下想起村頭常穿著灰衣留著兩綹胡子的干瘦教書先生,再看了看面前慢慢起身的豐神如玉的白衣男子,頓時為自己心中的“讀書人”自慚形穢,尷尬的裂了裂嘴角,繼續撓著頭。

  白衣男子也不追問,整理好一身白衣,正正束冠,彎腰將酒葫蘆放進書箱。背起書箱,順手將寶劍掛在腰間對著老艄公笑道:“您現在看看?”

  老艄公撓撓頭笑著說不出話。

  “您看好,小生李甫告辭?!弊x書人行了一禮,那邊老艄公慌里慌張的學著面前的讀書人還了一禮。抬起頭,不見了讀書人,老艄公快步走到船頭,只見白衣飄飄,一個豐神如玉的讀書人掛著寶劍,背著書箱腳尖點水,向著遠處的岸邊飄去。

  “公子,您是真正的讀書人??!”老艄公雙手攏在嘴邊朝著遠去的白衣喊道,白衣身影遠去,依稀可見揚起了一只袖筒。

  威??|臨渤海,故郡城內東邊大多是魚市;而西門往外的馳道是前往神都最便捷的道路,所以西部多是客棧酒鋪。而南北兩城便多是民房街巷,雜貨鋪子,花街柳巷之類。而南北兩處也有不少鏢局,畢竟這鏢局也是得依托老百姓混飯吃。

  長威鏢局便是北城鏢局行當的第一把交椅,與南城的青島鏢局競爭激烈。二者實力相近,名聲也是伯仲之內,較勁了數十年還是誰也不能壓對面一頭。

  此時,張鼎等人自南門而入,沿著當中的大道往北城自然難免從青島鏢局路過,從車窗看到老對頭門前聚集的有老有少的許多鏢師看著馬車有說有笑,祁明遠心頭一澀,本以為接了單大鏢可以壓過青島鏢局一頭,不料最后還是讓人看了笑話。自己倒好說,老江湖嘛重面子,但面皮也還厚實……只是拖累了鏢局怕是自此要弱了青島鏢局一頭。祁明遠心中盤算著,而張鼎,唐遷全然不理那入耳的不堪碎語,趕著馬車坦然走過往北城的長威鏢局趕去。

  青島鏢局門前,一個短小精悍的漢子看到馬車走遠,邊抬腳踹在一旁和人邊嗑瓜子邊扯皮的年輕鏢師屁股上邊罵到:“媽的,祁明遠著賊廝居然還能活著回來,駕車的兩后生倒是個生面皮,想必是祁明遠這廝走了狗運?!绷R完沖著馬車背影往地上狠狠吐了一口濃痰,對著捂著屁股蛋的年輕鏢師道:“趕緊去和總鏢頭說,祁明遠那賊廝回來了?!蹦贻p鏢師看了一眼這個在鏢局內舉足輕重的鏢頭,捂著屁股跑進鏢局。

  “媽的,這廝咋就沒死在路上!”精悍漢子邊罵邊向轉角巷子里的那家妓院漫步過去,這晦氣得找個妞去一去。

  長威鏢局門前,總鏢頭路淮楓領著鏢局內的剩余的三位副總鏢頭和大小未出鏢的鏢頭九人早就收到飛鴿傳書,在此等候。

  路淮楓紫棠色的面皮上蓄這長髯,配上身上的一襲青衫,若不看常年習武練就的一雙骨節分明的大手,不像個跑江湖的鏢師反倒像個書生。此時,這位威??び忻男尉澄浞?,江湖上有著刀筆書生的赫赫威名的長威鏢局總鏢頭看著漸近的馬車面色凝重。這趟鏢可是他長威鏢局近十幾年來罕見的大鏢。這種大鏢整個威??ょS局行當里也有五六年沒有過了,上次有讓青島鏢局搶了去,搞的近幾年長威鏢局隱約有些處于下風。本想靠這趟鏢好好振一振鏢局風范,不料……想到此處路淮楓長嘆一口氣。

  “吁……”張鼎勒住馬,和唐遷一左一右從馬車上跳下看著面前的一干人,張鼎抱拳對著領頭的青衫男子道:“在下張鼎,敢問可是長威鏢局路總鏢頭?”

  路淮楓聞言回過神看著眼前頭戴斗笠的年輕男子抱拳回禮道:“在下路淮楓,有勞張少俠一路護送明遠回來,鏢局內已備下茶水薄酒,請兩位少俠移步?!蓖瑫r其身后幾位鏢師上前接過馬車,從后面趕進鏢局。

  與尋常鏢局不同,長威鏢局一入門便是鏢局的演武場,年齡大小不一的年輕后生練習武藝,打熬力氣。更有幾個根骨更好的少年在鏢局教頭的單獨調教下站樁走拳,顯然那些才是長威鏢局的未來頂梁柱。

  張鼎看著那些站樁走拳的年輕后生面露疑色,尋常門派斷然不會把自家演武場安置在入門處,那樣豈不是相當于把自家的看門本事漏在外面?鏢局雖不是江湖門派,但也是各有山頭各自還是有些不外傳的獨門本領。比如號稱天下第一鏢的神京第一鏢局——走馬鏢局的獨門武功《觀花劍訣》便是在江湖上名頭不小的劍法。其總鏢頭陸流炎更是憑此得了個“鏢行第一劍”的外號。而此時長威鏢局的“門戶大開”顯然是江湖上所少見的。

  路淮楓看了一眼張鼎道:“張少俠可是對我們長威鏢局的安排有不解之處?”

  張鼎點點頭答到:“原本這是長威鏢局的家事,張某不該多言,但是將演武場安置在此處……顯然有些不甚合理?!?/p>

  路淮楓哈哈一笑道:“確實,江湖上不少人對于鏢局的這樣安排不解,但如此安排確實是我們鏢局的第一代總鏢頭立下的。一代總鏢頭說過‘鏢局是開門生意,不把本事亮出來怎么讓人信服,至于偷學?任他們學,我長威鏢局不至于怕學雞鳴狗盜的小癟三?!?/p>

  張鼎聞言后道:“第一代總鏢頭是為真豪杰也?!倍搜哉Z間已是走進大廳。

  “請?!甭坊礂鳂O有主人風范,張鼎唐遷落座后正欲寒暄幾句,卻看到一個年輕人匆匆走進大廳在路淮楓耳邊低語幾句。這年輕人張鼎有些印象,方才在門口看到的,應該是輪值的門衛。此時入門,怕是有人找上門了。張鼎心下還在盤算,門外早傳來一聲粗狂的男聲,宛如平地驚雷:“路總鏢頭我家總鏢頭親自拜訪,如此這般可是有些不符合禮數??!”

  路淮楓擺擺手進來報信的輪值小廝退下后對著張鼎唐遷兩位道:“兩位少俠,對不住,青島鏢局和我長威鏢局是對頭,現在登門路某只能先行失陪了?!?/p>

  張鼎與唐遷起身,唐遷道:“路總鏢頭我兄弟二人雖然名頭不響,但也是喜歡結交豪杰,這位青島鏢局的總鏢頭我們也想去見識見識?!?/p>

  路淮楓看了一眼二人,張鼎微微頷首無奈道:“好?!彪S后大手一揮:“走出門迎客?!睅ьI著一班鏢師走出大廳。

  張鼎,唐遷兄弟二人混在一班鏢師中跟著走出大廳。張鼎看著演武場對面的長威鏢局大門,心下思量:這位青島鏢局當家的總鏢頭不簡單啊,劫鏢之事青島鏢局怕是難逃嫌疑。當然一切得見過再下定論,沒想到剛到豫魯道就要開門迎客?有點意思。

  豫魯道開門迎客,劍眉少年想到此處在身旁唐遷的異樣眼光中帶上斗笠嘴角微微揚起。

  

全民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