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九劍錄之劍歌
仙俠
類型
未贏棋
作者
6.74萬
連載中
第十四章:花艷四方,酒醉一河

  月明,河靜,鳥繞枝;

  星稀,船滯,人喧沸。

  秦淮河面八艘花舟將從河中升起的圓臺圍住。各家麗人俏立船頭。

  “呼呼!”風聲突起,一個青衫書生自一艘烏篷小船上躍起,不偏不倚恰好落在臺上。

  “好輕功!”張鼎,唐遷心中具是一贊。

  “小生,天機樓金陵分樓吳不曉,有幸作為本次爭艷大會司儀?!睍嗌廊逖?,風度翩翩在臺中向四周行禮道。

  “天機樓!”張鼎心中暗驚。老叫花曾為他講過江湖有三樓鼎立之說,而天機樓恰是之一。此樓精于謀略,長于諜報,擅于占卜。而這些也是其江湖生意之本。天機樓每月刊出一本《江湖事》記錄近一個月左右的江湖大小事,一本便售賣百兩,卻也供不應求。此時得見其中一人,張鼎不由贊嘆不愧為三樓之一。

  “諸位,小生身為司儀,自是在其位謀其職,那不知哪位佳人來為在座諸位一展風采?!眳遣粫原h顧一圈躬身道。

  “既然我與葉兒妹妹來晚了,理應受罰”卞燕歸立在自家船頭道“不知葉兒妹妹是否愿意?”

  “姐姐不棄,我自然愿意?!碧m葉兒道。

  “好,那在下就在一旁欣賞兩位的倩影了?!眳遣粫宰髁艘灰?,轉身躍回來時乘坐的小舟。

  “妹妹,請吧?!北逖鄽w道。

  “既然如此,小妹就恭敬不如從命了?!碧m葉兒道。隨后坐著從自家花舟上放下的小舟登上中心圓臺。

  “小女子不善歌舞,唯懂詩賦一二,故作詩一首?!碧m葉兒一登臺自然引得其支持者一陣歡呼。

  蘭葉兒清清鶯喉“小女子文采一般希望在座各位公子莫怪?!?/p>

  “燕鳴追戲,雨打屋檐,寤寐輾轉難眠。輕紗微卷倚樓望,獨自憂思無倦意?!碧m葉兒雙眉一緊一副閨中怨婦般又吟道:“柳飄輕舞,風送暗香,紅豆相思獨寂。一壺新酒解千愁,醉中依舊念郎歸?!币皇自~吟罷蘭葉兒取出絲帕輕輕的擦拭眼角,讓在場的一干男性不由生出憐意。

  “妹妹果真擅長吟詩作對,姐姐別無他才就借妹妹妙詞獻歌一曲?!北逖鄽w乘著春風館的小舟向圓臺緩緩駛來,另一邊蘭葉兒也退回本舟。

  初一登臺,卞燕歸便輕放歌喉,如怨如訴,令人似乎看見一個獨倚江樓的閨閣怨婦望眼欲穿的期盼情郎,卻只得柳飄絮,風送香,獨自斟酒一杯,以澆愁緒,但喝醉了心中依舊在思念遠方的情郎。

  歌罷,滿座賓客依舊如醉如癡久久不能回過神來。

  “好??!好歌當配好舞,就由妾身來為諸位以舞助興?!笨苌弮貉慌ね鹑缟徎ò暌话泔h至圓臺。

  “獨舞怎能助興,我與姐姐共舞!”陳香香嬌笑道,也是一扭腰肢似一團火焰般飄到圓臺。

  “好輕功!”見了二女舞姿,張鼎心中驚了一驚。

  空氣中似乎飄起了陰謀的氣息……

  月光如銀,撒在秦淮河面。中心的圓臺上,兩道倩影翩翩起舞。

  一個如出水芙蓉,秀麗多姿;一個如隨風火苗,熱情奔放。二人的舞姿風格迥異,但共舞在一起卻又顯得相得益彰,有一種難以言明的感覺。

  此時,共舞在圓臺的二人似乎成為了天地間的唯二主角,月光,漣漪,不過是為襯托她們而出現在這天地間的……

  月光都為之失色的舞蹈遑論人乎?滿座的人此時都迷失在這舞蹈中,不論男女。

  張鼎看著舞蹈只覺心中有著一把火在熊熊燃燒,仿佛要掙脫束縛,撕裂胸膛!不覺間,在座諸人的雙目染上了一層血紅,血絲密布讓人毛骨悚然。

  張鼎身體開始微微顫抖,家族破滅,親友遭屠,血淋淋的屠刀,殘缺不全的尸體,熊熊燃燒的火焰后是自己的祖母,母親,嬸嬸和自己年幼的兄弟姐妹……往事紛呈,張鼎的心在滴血,在忍受火焰的炙烤……

  “?!鼻俾曈茡P,似山間清泉澆滅張鼎胸中的火焰;琴聲清脆,如林中鳥鳴打破張鼎夢中的痛苦;琴聲高亢,像廟里鐘鼓喚醒張鼎眼底的清醒……

  不止張鼎,琴聲一起所有的人都大夢初醒般茫然地看著左右,眼底有著一絲余悸。

  白衣輕舞,素手撫琴,商羽自撫琴坊的花舟上飄下,衣袂飛舞,正可謂翩若驚鴻,矯若游龍,廣寒宮中仙子臨塵。

  “商羽姑娘!”恢復清明的鐘子風看著那河面上飄著的白衣激動的大叫道“快,快把所有的百年鐘雨醉拿出來,我要給商羽姑娘助威!”

  此時張鼎竟對鐘大公子主動拿出美酒無動于衷,而是在心中重新打量起眼前的三個女子。

  舞者二女,舞蹈妖媚,長袖飄飄間惑人心神;撫琴一女,琴聲清脆,素手拂動中醒人心神。顯然三人的武功皆是長于心神。

  張鼎側目唐遷也是大夢初醒的模樣,不由對這類功法在心中贊嘆。

  “商羽姐姐,還真是心急?!标愊阆銒舌烈宦暫箫h回了花舟。

  “好了,姐姐獨奏吧?!笨苌弮阂噢D身飄走。

  商羽聞言,別無姿態抱好古琴,轉身飄回花舟之上。

  “來,本公子為商羽姑娘助興,送出百年鐘雨醉百壇?!辩姽右慌淖雷雍暗?。

  一壇壇美酒不斷從鐘家花舟艙內送出,酒香四溢下卻是暗影中的一抹邪魅的笑……酒香四溢,秦淮河上不少酒癡都已迷醉。一百壇百年鐘雨醉被拍開泥封,一艘艘鐘家小艇四散開來,向個船送酒。

  白盞瓊漿,勾引起不少人肚中的酒蟲。百年鐘雨醉,那可是多少人都渴望嘗一口的瓊漿玉液??上е挥邪賶?。河面上,花舟成群,人數少說也有上萬人,所以僅有百壇顯然是不夠。

  “瓊漿入喉玉津生,得聞酒香一縷醉。百年鐘雨醉果真名不虛傳啊?!眳遣粫宰鳛樗緝x自是可以獨享一杯,不由贊嘆道。

  其余花舟上,士子名流,花魁貴人,武林高手都得以獨享一杯,而其余人大多也可以飲上一口稀釋過后的美酒。雖不比原漿但也是罕見的美酒惹人迷醉。

  “轟!”在眾人沉醉在瓊漿玉液中時,秦淮河面突然爆發出一股巨大水柱。一個個黑影從中竄出,戴著青銅面具,面具上是一張張猙獰的鬼臉。

  “??!”不少花舟上的女子花容失色,黑衣人們沖到一艘艘花舟上,刀光泛寒,鬼面帶血。

  “來人,來人!”鐘大公子看著立在舟頭的鬼面人大驚失色,慌張的叫道。他鐘家雖有獨門武學,他父親也是遠近聞名的武學好手,但他只知玩樂,武功稀疏此時不由亂了手腳。

  “鐘公子莫慌,我謝輪在此!”五指盤輪謝輪大喝一聲,取下腰間的五個飛輪套在右手手指上,翻過桌子攔在黑衣鬼面和鐘子風的中間。

  “哼!”黑衣鬼面打扮的男子不屑的冷哼一聲,緩緩抬起手中的鋼刀,鬼面下的雙眸閃過一絲冷芒,雙腿微曲,刀鋒一變,便彈了出去。

  “嗯?”謝輪眉頭一皺,右手瞬間格擋在胸前,五個飛輪緩緩地開始轉動,雙目狠狠地盯著面前的黑影,開始調動內力?!班??”謝輪眉頭一皺……刀光閃過,血濺花舟。

  “怎,怎么會?”謝輪道,頭落地,氣亦絕。

  黑衣鬼面將手中鋼刀一震,震去刀上血,看向了已癱作一團的鐘子風……

  不僅鐘家花舟,此時秦淮河面已化作一片修羅地獄,不少武功好手一身內力難以施展,作了黑衣鬼面的刀下亡魂。

  “仙魂散,魔教果然好手段?!鄙逃鸲俗鴵崆俜恢垲^,素手按在弦上,漏出的一對明眸看向羞云意和芙蓉帳的花舟。

  “呵呵,商羽姐姐說哪里話,不是鐘子風對姐姐一往情深,拿出百壇百年鐘雨醉,我們這點小手段也難以奏效?!笨苌弮汉持?,妖嬈的坐在舟頭道。

  “哼?!鄙逃鹄浜咭宦暡辉傺哉Z,但一對明眸依舊看著寇蓮兒與陳香香……

  秦淮河面此時已漸漸泛紅……

全民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