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九劍錄之劍歌
仙俠
類型
未贏棋
作者
6.74萬
連載中
第九章:再入虎穴

  有百姓的地方便少不了茶余飯后的閑談。夕陽西下,留城街頭巷口不少忙碌一天的人聚集在一起,男人抽口旱煙,女人抱著孩子,就著小風,嘮著家常,紅塵的味道在小城逸散。

  “劉家媳婦,你們兩口子最近很少出門啊?!毕锟谝粋€抱著孩子的婦女對著剛抓藥回來的劉大嫂打趣道。

  “對呀,而且壯實那小子還老往藥店跑?!庇忠粋€老者道。

  “是呀,壯實他家的一個遠方表親來串親戚,患了病正在療養?!眲⒋笊┌岢鲈缫严牒玫恼f辭。

  “那是得好好養養啊?!崩险叩?。

  “那就不和你們嘮了,我先回家煎藥了?!眲⒋笊┑?。

  “快回吧!”先前的女人叫道。

  劉大嫂笑了笑走了。

  另一處街口,另一堆人也在聊著。

  “前幾天真是嚇壞了,那么多人個個兇神惡煞的,一進門就到處亂翻。哎呀!還好過去了,要不再來一次這日子真是沒法過了?!币粋€矮胖的中年婦女拍著胸口后怕道。

  “就是也不知道那些當差的跑哪去了,也不管管?!迸赃呉粋€人道。

  “當差的?”矮胖婦女不屑道,“縣令那個貪官就知道搜刮民脂民膏,我看早和血羅堂勾結在一起了?!?/p>

  “就是,以縣令的那副德行,一定和血羅堂狼狽為奸了?!庇忠粋€人贊同道。

  正在一群人義憤填膺之時,誰也沒發現一個穿著灰色短衫,戴著斗笠的男子悄悄地離開,向著夕陽走去?;鸺t的夕陽撒在他的身上,在地上映出了長長的影子,可遠遠望去男子的背影卻是那么孤獨,孤獨中又逸散出一股殺氣,就如絕境中的一匹受傷的孤狼。

  “張少俠您去哪了?”一進院門正在院里團團轉的劉壯實夫婦便焦急地問道。

  “沒事出去轉了轉,劉大哥叫我張鼎就行,不用那么拘禮?!睆埗Χ号藥紫潞⒆拥?。

  “那張少俠,噢不張兄弟咱們吃飯吧?!眲褜嵉?。

  “好?!?/p>

  吃過晚飯張鼎抱著小孩逗弄他,懷中劉壯實夫婦的孩子劉小虎高興地笑著。

  “對了,劉大哥,劉大嫂我的傷已經好得差不多了,不用再買藥了?!睆埗χ谝贿吤β档姆驄D倆道。

  “傷好了?太好了”劉壯實道。

  “對了,劉大哥縣令是一個什么樣的官?”

  “縣令?”劉壯實道,“他只是個魚肉鄉里的混蛋。算了,不說他了?!?/p>

  “哦?!睆埗艘宦暲^續和劉小虎玩。

  圓月如玉盤,自掛烏錦帛。

  張鼎坐在屋頂看著城西那座陰森的建筑,戴好斗笠,緊一緊身上的灰色短衫一縱身便向城西躍去。月光下,就如一只夜行的貓在屋頂上跳躍。

  “羅血,縣令你們的債,我張鼎遲早會討回來?!?/p>

  “唉,這兩天堂主的心情是真難算呀?!毖_堂門口兩個站崗的弟子小聲議論著。

  “可不是嘛,上次讓一個小子摸進來可讓堂主十分生氣。當日值班的兄弟直接就被堂主拿去練功了?!?/p>

  “嗯,而且我聽說全城搜索了好幾日都沒有找到那小子的下落。弄得堂主很是不高興,又接連殺了好幾個弟兄?!?/p>

  “是呀!后天月圓之日就是堂主以九十九個嬰兒結成九九元嬰陣,突破血劫印的下一層,咱們還是小心點的好?!?/p>

  “九九元嬰陣?!彪[在角落陰影中的張鼎小聲念道。隨后宛如一陣夜風般飄上了屋頂落入了院內。有了上一次的經驗,這一次張鼎輕車熟路,不一會兒便靠近了關押孩子的地方。掀開屋頂上的一片瓦,屋內的情形盡收眼底。

  屋內放置著大小的搖籃,每一個搖籃里都有著三四個月大小的嬰兒。屋子的另一邊,是幾個奶媽正照料著其中的孩子。張鼎粗略的一數屋內確實有九十九個嬰兒。

  “不知道是什么功法?竟如此惡毒要用孩童來獻祭?!睆埗β撓氲较惹皬拈T衛處聽到的消息心中怒道。

  “什么人?”突然一聲暴喝打破了夜的寧靜。

  “不好!”張鼎心道。隨后如靈貓一般轉身便跑,在屋頂上不斷跳躍。

  “站??!”羅血那陰冷的聲音傳來,伴隨著的是一股破空而來的掌風。

  “喝!”張鼎已吃過一次虧,這一次也又怎會在此吃虧。只見張鼎扭過身子,弓脊似龍,右臂畫圓,一記亢龍有悔迎了上去。

  “轟!”二人雙掌相撞發出一聲巨響。羅血倒飛落回院內,張鼎卻借勢飛出院外。

  “是他?!绷_血撣了撣衣服道。

  離了血羅堂,張鼎便向縣衙趕去。繞過前門,張鼎溜到后門,雙腳發力探出頭雙眼四下一掃,不見衙役。隨后雙手一撐翻入縣衙,憑著上次的記憶摸到了前堂。

  此時已是深夜,在縣衙值班的衙役也一個個哈欠連天。

  “老吳你先撐會兒,我困不行了,去瞇一覺?!币粋€衙役對著另一個年長點的衙役道。

  “去吧!我這把老骨頭還硬朗著呢?!蹦觊L的道。

  “好機會?!睆埗Υ齼扇朔珠_,從藏身的陰影處竄出打暈年長的拖到角落里。

  “縣令在哪?”張鼎弄醒他問道。

  “在,在后院?!?/p>

  “砰!”放下衙役,張鼎看向后院眼中閃過一抹殺機。

  “為官不仁者,殺!”

  留城縣衙后院,與妖艷的第十房小妾云雨后的縣令正摟著小妾與周公下棋,全然不知已成別人的獵物。

  張鼎拍暈衙役后,順著墻角的陰影漸漸走到后院。一連查看了幾間屋子終于摸到了縣令的臥房。

  “狗官,受死吧!”張鼎撞開房門直沖了進去,一掌拍向了床。

  “砰?!币粓F白灰從床上四散開來。

  “不好?!睆埗Ω杏X拍在了沙袋上,忙鼓動衣衫吹開灰塵。

  “啪啪……”屋門處傳來一陣拍手聲。

  “什么?”張鼎看著屋外的火把。

  “張少俠,好久不見??!”縣令的聲音傳來。屋外所有的捕快舉著火把,火光下縣令的十分猙獰。一旁趙捕頭手握單刀看著屋內,嘴角上揚。

  “張少俠,我知道你武功高強,也知道你不會放過我,所以不得不‘請君入甕'不知道你對這口甕感覺如何?”縣令像看著落入陷阱的獵物般看著漆黑的屋子玩味道。

  “呵?!焙诎抵袕埗Σ挥尚Τ雎暋靶∪斯徊粌H卑鄙而且無知?!?/p>

  “張鼎你不要強撐了,今晚你插翅難逃!”聞言縣令在屋外喊道。

  “吼!”低沉的龍吟聲響起,一股強勁的風從屋內席卷而出。

  “保護大人!”趙捕頭大喝一聲擋在了縣令身前。

  屋子的門窗驟時化作碎片,張鼎化作一道黑影隨著碎片沖出。一招或躍于淵拍開四周的捕快,張鼎也不戀戰向著縣令遠遠地拍出一掌后,躍上屋頂向外圍逃離。

  “快追!”趙捕頭大喝一聲,滿院的捕快衙役,向外擁去。

  “趙捕頭,今天你可是立了一功?!笨h令從趙捕頭身后走出拍了拍身上的灰道。

  “這是屬下應該做的?!壁w捕頭在縣令身后道。

  “本官……啊……”縣令慘叫一聲,低頭看著從胸口穿出的刀尖,“為……為什么?”

  “哼!”趙捕頭在縣令身后嘴角上揚,眼神陰冷道“為什么?很簡單,我做夠你的狗了,現在我要做主子了?!毖粤T,趙捕頭一轉刀柄抽出來單刀??h令雙眼睜大跪倒在地上,鮮血從尸體下緩緩流出,越積越多……

  “快,快?!币鼓幌?,留城的大街小巷又一次充滿了搜查的人,只不過這一次是官府的官差。

  “這里的官差還真是笨啊?!睆埗粗魂牪犊旒贝掖业呐苓^后從角落里走出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向相反的方向走去。

  “???這,這……”清晨無功而返的捕快衙役看著倒地的的縣令和坐在一邊左臂負傷的趙捕頭目瞪口呆。

  “張鼎半途返回,殺害大人?,F已逃竄,都有奉我命追查張鼎,頒布通緝令?!?/p>

  “是!”

  初升的太陽投射出血紅的光輝,照在了趙捕頭的一邊。此時,他嘴角的微笑分外的——猙獰!

全民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