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九劍錄之劍歌
仙俠
類型
未贏棋
作者
6.74萬
連載中
第八章:官匪勾結

  “頭兒,剛剛發生什么了?”劉小光等捕快看著從血羅堂內不斷涌出的人驚訝地看向旁邊的趙捕頭。

  “快撤,張少俠怕是失手了,立刻趕回府衙報告大人?!壁w捕頭當下立斷率領埋伏在血羅堂外的捕快們撤離。

  “你你去東邊,你倆去南邊,你和我去北邊?!币惶幉砺房陬I頭的將人手分開,”記住一定要找到這小子,他受了重傷,跑不了多遠?!?/p>

  “是!“血羅堂弟子行動很快,剛剛回答完便整齊的按照計劃散開在大小巷子里。

  ”咳咳?!按剿麄內可㈤_,岔路口處的稻草堆里,張鼎小心的鉆了出來,捂住胸口四周看了看朝一條巷子,扶著墻走去。

  ”大人,張少俠夜潛血羅堂被發現,與羅血交了一番手。據屬下推斷一定受了不輕的傷,現在下落不明,被血羅堂全城搜查?!绷舫强h衙前堂趙捕頭向縣令秘密報告。

  “那羅血呢?”縣令關心道。

  “這個屬下便不得而知,不過也應該受了些內傷?!摆w捕頭不確定道。

  ”好,你先下去密切觀察此事,一旦有最新消息,立刻上報?!笨h令邊說邊從袖筒里取出一錠銀子拋向了趙捕頭。

  “屬下遵命?!壁w捕頭接住銀子掂了掂笑道。

  “沒什么事,你就先下去吧?!笨h令擺了擺手。

  “那屬下告退?!壁w捕頭躬身后退。

  看著趙捕頭的背影縣令哼了一聲,對于這條必須用銀子喂飽的餓狼,縣令也沒有太多好感,不過喂飽了倒也是用起來相當順手?!本涂催@個張鼎會不會讓我失望了?!笨h令心道,同時哼著小曲兒向后堂踱去。

  “縣令大人看來心情不錯啊?!币蝗牒筇靡坏狸幚涞膯柡虮沣@入縣令耳朵,雖是問候卻讓縣令心底一陣發寒??h令循聲望去,本該屬于他的椅子上坐著一個眉眼邪魅,皮膚慘白的身著血色長袍的男子正品著手中香茗。

  “羅,羅堂主?!笨h令看著男子驚道。

  “大人是不歡迎羅某,還是很驚訝羅某還能到這?!绷_血放下茶杯一步跨到縣令身旁看著縣令。

  感受著耳邊的陰風,縣令感覺渾身的汗毛都立了起來,臉上強擠出笑容道:”羅堂主,這,這是說,說哪里話,本官只是,只是沒想到,沒想到羅堂主今日大駕光臨,才,才有剛剛的表現?!?/p>

  “原來是是這樣,看來是羅某唐突了。那羅某就不打擾大人休息了?!绷_血緩緩道,并繞過縣令向門口走去。

  ”羅堂主慢走?!笨h令扭身恭敬道。

  “哦,對了?!绷_血突然停住腳步回頭看向縣令。

  “羅堂主還有何吩咐?”縣令見羅血停住腳步趕忙道。

  “大人,今晚天涼大人出了一身汗,還是找個郎中瞧瞧,身體要緊啊?!绷_血緩緩道。

  清晨的留城分外美麗,青山起薄霧,鳥鳴山更幽;綠水蕩輕波,魚戲水難靜。一片桃源之景,若非大街小巷穿梭的血羅堂弟子,實在讓人難以想象昨夜發生了什么大事。

  “吱呀?!币惶幟窬永_院門,一個中年婦女準備倒掉夜壺。

  “??!”婦女踩到了什么,低頭一看卻是一個身著夜行服的人,不由尖叫。

  “你大清早瞎叫什么?”屋里傳來了男人的呵斥并傳來一陣窸窸窣窣的穿衣聲。

  “孩他爹,快來看??!”婦女叫道。

  “來了來了,你一天到晚不知道咋子了?!蹦腥伺猛庖?,走到門前一看,方才還惺忪的睡眼一下便睜開了,“這,這,這不是昨天救了我和咱孩兒的少俠嗎。咋成這個樣子了?!?/p>

  “孩他爹咋弄???”婦女慌了手腳。

  “快快抬進屋里,再把門前的血清理干凈?!蹦腥舜藭r冷靜下來。

  夫婦倆立刻行動,將張鼎抬進屋里,婦女拿著水桶抹布將門前的血跡打掃干凈。夫婦倆剛忙活完,便傳來了一陣敲門聲,二人一下便變了臉色。

  “你用被子把少俠蓋住,我去開門?!蹦腥艘灰а赖?,“總之不能讓人把少俠帶走?!?/p>

  “堂主,我們已搜遍全城,但,但并未發現昨夜的那個人?!毖_堂議事廳內負責搜查的人跪伏在地上小心地看著坐在上座的男人道。

  “一群沒用的廢物,連一個重傷的人都找不到?!绷_血淡淡道,不見喜怒。

  “堂主放心,我們一定全力搜查?!?/p>

  “城內沒有,就到屋內?!绷_血泯了口茶道。

  “那官府會答應嗎?”下方的人小心道。

  聞言,羅血嘴角上揚“官府現在還敢管我血羅堂的事?”

  “弟子明白?!蹦侨寺勓耘ど砼芰顺鋈?。

  “你,你找誰?”打開門男人見到一個身著紫衣,手提一個箱子的男子。

  “我找一個受傷的小子?!蹦凶诱Z氣不重,卻讓人難以拒絕。一頭烏黑長發肆意的披散在肩頭,更添一抹灑脫不羈。

  “你,你找錯了,我家,我家沒受傷的人?!蹦凶勇勓詼喩砹⒖瘫缓挂航?,但嘴上依舊堅持同時要關門將男子推出去。

  “大哥,你演的太假了?!蹦凶訉⒂沂址旁陂T上輕輕一推便進了院,“關門,我是來救他的?!?/p>

  男子聞言趕忙關上了門跟著男子進了屋。

  “呀!”一聲叫喊伴隨著一根木棒招呼向剛進門的男子。男子身形不動手一抬便將婦女連人帶棒推向一邊,徑直走向床邊。

  掀開被子看著面色慘白的張鼎笑道:“小子,怎么受這么重的傷?”邊說邊扶起張鼎,脫下張鼎的上衣,其背后一個血紅的掌印。

  “喲,還是血羅劫印,這么陰惡的武功,小子你很走運嘛?!蹦凶舆呎f邊從箱子里取出一套銀針,封住張鼎的幾處穴道,隨后右手貼在張鼎背上的掌印上。

  “喝!”紫衣男子運功一道電芒從他手臂上一閃而過。

  “呃!”張鼎猛的睜開雙眼,一口淤血吐出,隨后又軟軟的倒了下去。男子移開手,其背后的掌印已經消失不見。

  留城這座江浙小城,一向平靜安定,此時卻不復過去的景象。大小的街巷內四處走動的是一身血紅的血羅堂弟子,一家一家的搜查。

  “咦?那位高人呢?”救下張鼎的男子出去解了個手回來,只見桌上放著紫衣男子拎來的箱子,屋內只剩下躺在床上蓋好被子的張鼎。

  走近桌子,箱子中是兩張紙條,五根金條。男子少時也曾讀過私塾識得幾個字,拿起紙條一張寫到:這位兄弟,床上的那個小子有勞你照顧了,他內傷已無大礙,只需調養。故留藥方一張,黃金十兩,用作報酬,藥錢。還有演技太差,還需提高。

  拿著手中的十兩黃金,看著藥方,男子的手不由微微顫抖。十兩黃金,已是他幾輩子都難以賺到的巨款。

  “當家的,不好了血羅堂的人正挨家挨戶搜查受傷的人。估計就是在查少俠?!迸嘶呕艔垙埖貨_進家門。

  “慌什么!”男人斥道,“快把少俠蓋住,就說是得了癆病的親戚?!边呎f邊把黃金連帶箱子藏起來。

  “開門,開門!”夫婦二人剛剛做完這些便傳來了一陣敲門聲。

  “來了,來了?!蹦凶由钗艘豢跉?,對婦女使了個眼色走向了門口。

  “哎,這位爺有事?”男子有了先前的經驗,這一次應對起來淡定了不少。

  “起開!”領頭的血羅堂弟子一把推開男子,其身后的人立馬沖進院子翻找起來。

  “哎,你們干什么?”婦女在院子里叫道,“還有沒有王法了?!?/p>

  “爺,您慢點?!蹦凶有⌒牡貞吨I頭的走進屋子。

  “床上躺的是什么人?”領頭的男子一進屋便仔細打量起來了,指著床問道。

  “是小人的一個遠方表親,來小人這里走動,不想水土不服患了癆病故在床上?!蹦凶拥?。

  “哦?”領頭的瞥了一眼男子走向床邊。男子見狀不由冒出一層冷汗。領頭的走近床鋪,輕輕地撩起被角。男子額頭不由生出一層細汗,雙腿也顫抖起來。

  “咳咳……”被子里傳來了急促的幾聲咳嗽。

  “癆病鬼!”領頭的慌忙放下被角。

  “頭兒,沒有發現?!贝藭r院內四處搜查的人匯報道。

  “撤?!笨粗桓扇穗x開,男子和婦女長出了一口氣,趕忙關上院門回到屋內。

  “張鼎,多謝大哥,大嫂救命之恩?!睆埗ψ鹁従彵?。

  “哪里話,若非少俠我夫婦早骨肉分散,天人兩隔了?!蹦腥艘姀埗π蚜讼驳?。

  “還未請教大哥貴姓?!睆埗χ貍从吐暤?。

  “免貴姓劉,街坊見我身材健壯都喚我劉壯實?!?/p>

  “那就有勞劉大哥了?!?/p>

  “張少俠說哪里話,分內之事?!眲褜嵜^道,“哎,快去給張少俠煎藥?!?/p>

  “藥在哪?”

  “你去抓啊?!?/p>

  看著忙碌的夫婦倆,張鼎心中莫名的心安。

  

全民彩票